基金网 ,专业服务基金投资人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详细
爆款基金全线下跌引发投资者不满,互联网销售平台激进营销遭质疑
中国基金网 时间: 2022-03-13 10:40:28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惠凯
大赛简介 比赛规则 大赛奖项设置

[中国基金网13日讯]

在近几年基金销售大潮中,除了基金公司自我包装,互联网销售平台的助力也是功不可没的。然而随着基金全线回撤,以支付宝为代表的互联网平台吹捧的泡沫已被无情刺破。对于基金销售平台而言,销售过程上是需要强化投资者保护机制的,不能为利而忽视基金产品流动性风险。

基民小云是2021年9月进入基金市场的,其入市最初目的只是想多赚点饭费,谁知道直接入坑。小云表示,当时她是听到周边人都在讲“炒股不如买基”,而周边人中也确实有不少人投资基金挣到钱,这让自己不由有些心动,可等到买入基金后却发现,自己依据支付宝推荐的金牌首选产品买入的医药基金,不但没赚到钱,相反还亏了一大笔。

《红周刊》记者发现,在基金小白进行基金投资时,类似小云的情况并不是个案,近几年的基金发行大年中,有很多90后、00后基金小白通过互联网平台买入了平台推荐的基金产品,除了2019年、2020年进入的基民能够盈利外,2021年开始进入的新基民多数被套,这一点从支付宝APP的“理财小组”名称变迁上可窥见一斑,排名靠前的小组就从之前的“科学养基研讨小组”“小赚即安小组”……目前切换为“山顶冻人集合小组”“理财失败互助小组”。“理财小组”名称变化的极端化,反映了基民目前心情是极度悲观的。

基金发行大年带动互联网基金销售平台崛起

《红周刊》记者发现,在近几年其他类型资管产品发展受限,以及股市步入慢牛行情的大背景下,公募基金也得到了快速发展,新基金发行过程中不断涌现出爆款产品,而基金公司也因利益需求而刻意“造神”。此外,代销渠道——蚂蚁基金、天天基金等互联网平台、银行理财子公司等也为了获取更多代销费用而推波助澜,多方位包装推广。

在基金代销机构中,近些年有“三大四小”的说法,“三大”指的是蚂蚁基金、天天基金、腾讯旗下的腾安基金,“四小”指的是上海基煜基金、盈米基金、雪球旗下的蛋卷基金、汇成基金(或同花顺(300033)基金)。其中,蚂蚁基金为代表的互联网平台在2018年后主要发力公募基金代销业务,业绩也很喜人。

资料显示,2018年后,蚂蚁集团下的支付宝理财业务全力出击公募产品代销业务,向公募基金开放平台。其销售策略延续了余额宝的成功营销经验,重在吸引传统代销渠道之外的长尾客户,特别是年轻客户。

综合蚂蚁集团、恒生电子(600570)等公司财报,蚂蚁集团旗下的蚂蚁(杭州)基金销售有限公司2019年净利润尚只有3844万元,而到了2020年,全年营收已达60亿元、净利润达9875万元,2021年上半年,营收进一步增至57.8亿元、净利润增至3.25亿元。此外,基金代销业务也是互联网上市券商东方财富(300059)业绩增长的重要推手之一,仅2021年上半年销售基金(剔除货基)规模就达5000多亿元,创造毛利润20多亿元。

支付宝平台引流方式或不合理

《红周刊》记者发现,在支付宝APP上,蚂蚁基金重点推荐了科技、消费、医药、制造四大行业,在近3000位基金经理中筛选出128位“行业追击”类型的基金经理进行重点推荐。值得一提的是,对这些基金经理过往业绩的统计区间选择在2019~2021年间,恰好回避了2018年熊市行情。

有理财从业者指出,支付宝的回测存在不合理之处,其一般选择近三年时间为业绩观察周期,而2019年以来恰好是A股持续三年的慢牛行情,基金经理同期业绩也表现出色。“但问题在于,三年的观察周期无法体现出基金经理穿越牛熊的投研和风控能力。”

资深公募人士、前宝盈基金督察长孙先生也向记者表示:A股历史多次证明,凡是明星基金经理,最后大多以亏损收场。“明星基金经理也要顺势重仓某个板块,博取高收益,然后在渠道的推动下,继续大规模募资、推动板块上涨。大部分普通投资者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入场的。”他透露,业内人士对明星基金经理现象多抱有警惕态度,而非无脑信任,“在投资中更多采取‘骑乘策略’,上涨时跟随买入,但也会适时离场。”

孙先生还以巴菲特为例,“伯克希尔·哈撒韦在近期大笔增持西方石油公司,你看国内的基金经理就不太敢重仓油气板块,而是更多坚持‘赛道’逻辑”。

《红周刊》记者发现,QDII基金堪称基金产品亏损的“重灾区”,但在平台平台鼓吹定投优势下,很多基民越跌越买。譬如关注度较高的交银中证海外中国互联网LOF基金,其自去年2月高点至今回撤幅度超过六成,但仍有不少基民逆势抄底。或是短期跌幅过于严重,交银施罗德基金方面在去年11月发布公告称,限制单笔申购金额超过1000元的申购申请(含定期定额投资业务发起的申购申请),又在今年3月8日公告暂停申购(定期定额投资)业务。

一位私募人士向《红周刊》记者表示,QDII基金除了面临板块风险外,还面临境外的监管风险、汇率风险,因此波动幅度很大,而且时不时还会出现外汇额度紧张的局面,投资者如果想抄底,也是无从下手的。

孙先生回忆了10多年前首次QDII产品热潮,彼时有QDII基金发行资质的公募基金还不多,因此QDII基金受到疯抢,不少监管层人士也在积极申购,但在金融危机后,普遍亏损惨重,“境外市场的打法和A股完全不一样,风险更大。”

争议主题基金产品定投功能

部分行业周期风险难规避

在支付宝平台上,投资者可以定投某只主题基金,至于定投周期,大部分情况下默认每周定投。对此,业内有观点认为,对普通投资者来说,最适合的定投标的是宽基型指数基金,若定投主题基金将无法完全回避行业风险。小红书、豆瓣小组等平台上也有不少用户表示,在下跌过程中坚持定投,结果是亏损幅度会不断放大。

以支付宝APP推荐的两只“支付宝金选基金”为例,关注两只基金的支付宝用户均为40多万人,参与定投的人数分别超过4万人、5万人。然而由明星基金经理王宗合掌管的前者却自2021年2月高点下跌以来,净值下跌幅度达30%以上;后者是由骆帅管理,产品净值同样是一路下行,跌幅也超过25%。

《红周刊》记者了解到,支付宝APP在测算定投收益时,通常起点会选取3年前的2019年3月。以华泰柏瑞价值增长为例,支付宝APP就显示,“若3年前开始定投,每周投入100元,根据历史回测可得17755元”。但值得一提的是,彼时的A股估值正处于历史性的底部区域,如果基民从一年半前、或一年前开始定投,则已经亏损。华泰柏瑞价值增长的基金经理为李晓西,净值高点至今的回撤幅度超三成。

“主题型基金是可以做定投的,但必须考虑周期长短因素。”益安信基金总经理王豫刚向《红周刊》记者表示,“我们研究过,A股大致以42个月为一个周期,那么定投周期平均至少要达到21个月,才会盈利。比如近两年火爆的海运板块,之前低迷了10多年;油气板块更是如此,一个周期可能更长”。

换言之,对基金公司来说,定投是有利的,因为能获得稳定的申购费用,而对于基民来说,又有多少人可以接受如此漫长的定投周期呢?

孙先生指出,“定投在美国能成为一种广泛的投资方式,和美国股指长牛行情有关,巴菲特也推荐普通投资者定投标普500指数基金,但国内的牛熊周期不太一样”。因此,定投A股需要有两个前置条件:选择宽基指数基金+在市场低点入场,才能盈利。至于定投主题型基金,仍然有较高的板块风险。

或因基民参与定投、跟投存在诸多风险,相关部门也加强了监管。2021年11月,广东证监局下发《关于规范基金投资建议活动的通知》,多地证监局纷纷跟进。在《通知》的指导下,多家基金销售机构叫停了旗下互联网平台上的基金组合跟投功能,并发布告用户书。可供佐证的是,在盈米基金、天天基金、支付宝的“精选组合”页面,或暂停基金组合的买入功能、或暂停实盘组合的一键跟投功能。

有互联网平台尚无基金销售资质

记者注意到,近几年基金发行的火爆让很多互联网平台积极进入基金销售领域,甚至有的还在不具备基金销售资质的前提下曲线介入,譬如天星数科(前身为小米金融)就是其中之一。

在测试天星金融APP后,记者发现在该APP的理财产品销售界面中,点击基金销售服务会跳转到其他的基金销售公司。目前,公司基金销售业务上的主要合作伙伴是虹点基金销售公司。公开信息显示,虹点基金销售公司的实控人指向自然人胡伟,股权架构上和小米或天星数科均无联系。作为一家小型独立基金销售公司,基金业协会不久前公布的2021年四季度基金代销百强名单上,虹点基金销售公司未能上榜。

附图 天星金融APP页面

《红周刊》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了天星金融方面,一位理财部门的员工回复称:虹点基金销售公司是天星金融的合作伙伴,如果有基金方面的具体问题,建议联系虹点基金方面。

对于上述情况,销售渠道方也有苦衷:互联网平台的财富管理业务主要工作就是代理销售资管产品,除腾安基金、蚂蚁基金、盈米基金3家有投顾资质,自身一定程度上可以掌握话语权外,大部分平台在财富管理业务上只能靠代销冲规模、获取佣金和手续费,业务高度同质化。也正是如此,互联网平台非常重视代销基金的余额指标。

值得一提的是,头部互联网金融平台近几年多启动上市,基金代销业务也是为数不多的亮点。不过结果迥异:除陆金所成功在美股IPO外,蚂蚁在2020年上市前夕被紧急终止,京东数科则经历多次更名整改,迄今仍未能IPO。度小满金融去年传出或启动IPO计划,随后又被官方否认。

基金销售仍需强化投资者保护机制

去年以来,“一行两会一局”的负责人多次表示,要加强对10多家头部互联网平台金融业务的整改。相关部门负责人强调,针对网络平台企业的金融业务中普遍存在的突出问题,要强化投资者保护机制,“规范个人信息采集使用、营销宣传行为和格式文本合同,加强监督并规范与第三方机构的金融业务合作”。以蚂蚁集团为例,整改重点之一就是“管控重要基金产品流动性风险”。

客观上,无论是银行还是互联网渠道,其实都会对基金经理过往业绩、口碑设置门槛。为此在去年12月,北京证券业协会也曾专门召开会议,证监局基金处负责人、华夏基金等出席,深入讨论了基金经理挂名、风格漂移、利益输送等问题。各方均认为,基金经理挂名有悖基金行业诚信义务,但介于目前销售渠道对基金经理有硬性要求,客观上也导致了一些基金经理被动挂名。

王豫刚坦言,从行为金融学的角度,产品销售是顺周期的,但投资却是逆周期的,“以沪深300指数为例,年化波动率在20%上下,当普通投资者也感受到强烈的赚钱效应、基金公司大规模发行新产品时,往往也是行情顶部。”

以“葛兰事件”为标志,以往受热捧的顶流基金经理管理的主题型权益基金,在今年2月中旬后在支付宝平台已被减少推荐,金选基金榜单近期所展示的基金更多是“固收+”策略产品或中短债基,罕有权益型产品。

对于支付宝的基金销量排名,市场上也有声音在质疑,认为其有刻意引流之目的。对此,蚂蚁财富董事长王珺向媒体表示,取消了“周销量TOP”等指标,是希望帮助用户更关注长期业绩与合理配置,通过配置来降低回撤、长期持有,提升投资的投资收益风险比。

对比银行渠道,前述业内人士表示,银行理财子公司过去两年发行、代销产品的主流策略一直都是“固收+”,少数银行比如光大银行(601818)会均衡分配“固收+”、多策略、股票等不同类型产品的比例,这种安排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太过依赖股基,保证了净值波动在客户的可接受范围内。

孙先生表示:“投资本质上是反人性的。相比基金公司、基金业从业者,无论是银行、互联网渠道、还是散户,对基金投资的理解都不够深刻。”孙先生表示,对于普通投资者,固然应该“买者自负”,但在投资者教育方面,相关机构还是应该加强估值教育、择时教育。

(本文已刊发于3月12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微博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