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网 ,专业服务基金投资人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详细
私募热议初心与发展:控制好波动率 让能力走在规模前面
中国基金网 时间: 2022-08-05 05:58:30 来源:证券时报记者 沈宁
大赛简介 比赛规则 大赛奖项设置

[中国基金网5日讯]

7月29日,由证券时报社主办的“大变革时代的投资力量——2022中国基金业峰会”暨第七届中国“金长江”私募基金发展高峰论坛在深圳举行。

在本次论坛上,聚鸣投资董事长刘晓龙、中欧瑞博董事长吴伟志、源乐晟资产合伙人杨建海、远信投资联席首席投资官周伟锋等四位私募大咖,围绕“私募机构的初心和进化”这一主题,通过视频形式进行了圆桌讨论,明晟东诚创始人徐刚担任嘉宾主持。

圆桌嘉宾提出,私募机构应当保持自身特色,对管理规模要有所克制,做好负债端匹配,同时提高投资能力、增加工具运用,努力给投资者创造更好收益。尽管今年宏观经济和外围环境面临压力,不少与会嘉宾仍对股市中长期前景持乐观态度,认为市场上会有很多阿尔法机会。

私募要保持自身特色

让能力走在规模前面

近年来,伴随管理规模的扩大,私募与公募的同质化越来越明显,私募“公募化”成为业内一大新现象。徐刚谈到,目前国内股票型公募基金大体规模在8万亿元,偏股型私募基金在5万亿元左右。私募基金最早希望区别于公募基金,但现在私募基金随着规模的扩大,自身的特点已经变得不太鲜明。

对此,参与圆桌讨论的多位嘉宾都提出,私募机构应该通过多种手段来保持自身特色。刘晓龙指出,从海外情况看,私募基金的长期收益率和公募相近,但提供了更低的波动率。国内一部分私募在做大规模后,却在波动方面不能对客户产生更好体验,这与基础工具发展受限有很大关系,管理人在规模化后缺少足够手段去控制波动率。

“作为一家私募公司,我们需要追求更好的业绩或者更低的波动率。围绕这个目标我们可做三件事:第一,要保持规模的克制,要清楚自己的团队能够在什么样的规模上保持比较好的长期收益;第二,要保持灵活的投研团队控制,我们会有计划地追求控制规模之下的团队精英化。对于我们认为长期可能机会不大的行业做一些减法,从而提高整个团队的沟通效率和整体战斗力水平;第三,适当引入多种类型的交易手段和工具,对整体回撤控制会有一定帮助。私募在跨市场投资方面受到的限制较少,我们现在除了A股、港股,还会关注美国本土公司。”刘晓龙说。

吴伟志认为,任何一家目光长远的私募机构,一定会对自己有长期规划,对管理规模保持克制,市场最终会奖励坚持长期主义的私募从业者。私募基金因为有业绩提成,管理规模并非决定私募机构收入的唯一变量,更重要的是要给投资者带来更好的回报,相信很多价值观正确的私募机构都会对规模问题保持一定的克制。

杨建海称,主动型私募机构在投资上的目标是多重的,既要考虑进攻,也要考虑防守,某种意义上就是夏普率要更高。要在投资上做到攻防兼备,一是要把自身规模控制好,让能力走在规模的前面;二是要不断提升投研团队的作战能力,尽量拓宽覆盖的行业和市场,在A股市场短板不能太短,而进行跨市场覆盖有可能降低整个组合的波动率;三是还要有相应的风控指标去约束投资经理,但这个指标不能设计得太灵敏,需要有度地把握。

周伟锋认为,这两年市场波动加大,私募机构要努力要保持自己的特点。“一是在要对投资的上市公司有清晰的定价权,在A股市场进行长期投资,面临的波动一定会越来越大。二是从投资方法上,我们要用更专业的方法来减少波动,比如套保工具,另外我们在组合配置上会尽量缩小同向贝塔。三是能力圈建设,我们会在股票中长期定价上多花功夫,在投资和研究上更加专注。四是作为资产管理公司,在市场方面如何和客户配合,负债端的匹配非常重要。为了应对A股这样一个波动比较大的市场,一方面可以拓宽投资范围,到港股、美股去;另一方面要约束合理的规模,尽量在负债端逆势布局。”他说。

乐观看待中长期趋势

聚焦市场阿尔法机会

今年以来,尽管A股市场面临波折,但其中长期趋势依旧被私募大佬看好。

刘晓龙认为,电动车和新能源是时代的趋势,行业趋势出现以后,带来了技术或大或小的变化,由此衍生出不少支线机会,现实中很多公司发生了巨大变化,和十几年前看汽车的时候已经完全不是一个概念。这一轮中国产业链走到全球前列,其中的支线机会会以业绩兑现的方式在未来几年逐次展开。疫情管控和房地产“拆雷”这两大问题最终都会得到解决,明年会看得更清晰,今年四季度市场可能会进入很好的布局期。

吴伟志表示,随着疫情政策的逐渐放开,基于消费、服务复苏以及地产行业见底,他对中国经济还是感到乐观的。“回到股市,不要太乐观,也不要太悲观。当下阶段和往后是一样的,想在股市中赚钱、在中国A股赚钱,还得立足寻求优秀的α,找到就是牛市。对选股型的投资者而言,现在还是处于黄金时期。”他说。

杨建海表示,中国当前处在非常大的经济变化过程中,决策层对于地产调控的定力特别强。从国家经济的大盘子来讲,必须有其他体量够大、增速较快的行业把经济大盘顶上去。具体到新能源和电动车这两个行业,中国恰巧在国际上有比较明显的竞争优势;光伏行业,中国在全球各个产业链的份额已经比较高了;风电方面,以前做的是国内市场,现在也开启全球化进程;而电动车方面,则出台了各种刺激政策,行业有望逐步形成全球优势。

周伟锋也对中长期市场偏乐观。在他看来,全球的发展还是螺旋式前进的,无论是疫情还是俄乌冲突都会解决,不确定意味着风险,也意味着机会。

“在指数风险获得释放的情况下,经济增长在合理范围内意味着阿尔法机会还有很多。现在大家焦虑的是,新能源赛道带来的估值冲击比较大,但新能源汽车无论对中国制造业,还是对中国品牌的拉动,才刚刚开始随着电动化、制造业的优势崛起,中国大概率会成为全球汽车制造的中心。每年四季度都是针对来年布局的一个比较好的时机,我们看到疫情常态化后中国时代的背景,一是中国制造非常强,二是我们过去做的生意偏低端,但相信制造业的最下游,比如新能源汽车、光伏,以及消费端制造等,中国制造业会重构。”周伟锋表示。

周伟锋认为,市场的中长期机会远远大于风险,具体而言包括三个方面:

首先,新能源汽车、光伏、半导体很多领域核心公司的估值并没有出现明显的透支,包括新能源引发的制造业升级,以及新材料领域等仍有很多机会。

其次,汽车行业叠加中国发展到现阶段的品牌提升机会,意味着中国很多高端制造在海外会越来越受欢迎,这个趋势也会存在于很多其他的领域。

最后,医疗医药很久未受市场关注,但是中国经济中长期面临人口老龄化压力,相信行业会是螺旋上升的过程,医药行业还会有很多机会。

微博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