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详细
仅靠货基一枝独秀 中信建投基金背靠大树难乘凉?
中国基金网 时间: 2019-06-17 16:13:58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记者 曹井雪

[中国基金网17日讯]

作为券商系基金,中信建投基金虽然背靠中信建投证券这棵大树,但发展多年,在行业内仍然无法跻身前列。如今,公司主要依靠货币型基金撑起规模,其他类型的基金,尤其是权益类基金几乎完全“沦陷”。

长期以来,券商系公募是公募圈中的一股重要力量,大股东券商实力的强弱将对基金公司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不过,中信建投基金却似乎是个例外。根据最新净资本排序,中信建投证券以410.3亿元的净资本排在行业第9位;但公司旗下的中信建投基金的规模却仅为159.2亿元,在134家内地公募基金公司中仅排在第84位。Wind资讯显示,公司成立于2013年9月9日,经历了近6年的发展后,公司的公募资产管理规模终于在今年首季末达到152.9亿元,然而,其中中信建投添鑫宝的规模一基独大,其首季末就达到了112.73亿元。

与货基相比,公司旗下的权益类基金则显得颇为尴尬:统计数据显示,公司旗下的主动权益类基金仅有5只,即使其中有4只基金都分为了A、C两类份额,但它们各自的合计规模均低于1亿元。进一步从今年以来的业绩表现看,实际上权益类产品基本上也沦于平庸,甚至排名垫底的产品开年迄今的净值增长率为负。

货基的荣耀难掩其他产品的失落

老牌券商中信建投证券已经成立多年,但它控股的基金子公司中信建投基金在2013年才正式诞生。成立迄今,中信建投基金的发展轨迹颇为低调,在公募圈中甚至成为被人遗忘的角色。就规模而言,在去年四季度之前,中信建投基金的公募资产管理规模一直未能突破百亿。对比来看,同样在2013年成立的基金公司中,兴业基金、国寿安保以及永赢基金早已突破千亿大关。

否极泰来,中信建投的规模终于在去年四季度末增长至142.7亿元,并于今年一季度末增长至152.9亿元。但是,《红周刊》记者统计发现,根据细分的基金类型,在近一年的时间内,货币基金、债券基金、主动权益类基金以及被动指数型基金的规模分别增长了66.4亿元、9.05亿元、-0.28亿元和0.46亿元。由此可见,货币基金是公司规模增长的主要动力。

不仅如此,从公司现有的资产结构来看,货币基金在今年一季度末的规模就达到了116.87亿元,占公司总规模的76.44%,其中仅中信建投添鑫宝的规模就已经达到了112.73亿元。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公司的权益类基金,根据《红周刊》记者统计,公司旗下权益类基金有5只,规模合计仅为1.76亿元。

对此,天相投顾基金评价中心负责人贾志对《红周刊》记者表示:“中信建投货基规模大多集中在中信建投添鑫宝上,这只基金的规模在2018年6月末到2019年12月末有爆发式的增长。具体看,2018年6月末机构持有比例为45.45%,到2018年12月末,机构持有比例为80.85%,基金规模也从43.13亿增长到106.21亿,说明期间基金规模的增长主要是由机构贡献的。”

一边是货基尽享无尚荣光,一边却是公司其他类型产品的集体“失落”。《红周刊》记者还发现,在公司旗下的14只其他类型的公募基金中,竟然有11只基金是同时分为A、C两类份额来运作的。即便如此,两类份额加总迷你的情况也是比比皆是。来自Wind资讯的统计表明,按A、C两类份额合并统计,首季末规模仍未过亿的产品仍有7只。

不可否认的是,上述产品业绩乏力是导致规模“岌岌可危”的重要因素。聚焦其中的权益类基金和债券类基金,记者发现,中信建投睿信、智信互联网、睿溢、聚利和行业轮换5只基金的成立时间各异,但它们各自的年化收益率几乎都处在同类产品的后三分之一。

权益类基金乏善可陈、沦为配角

在公司诸多规模迷你的基金中,实际上权益类基金是最弱的一环。首先看主动权益类基金,据统计,公司旗下主动权益类基金的数量共5只,它们分别是中信建投医改、睿利、睿信、智信物联网以及行业轮换,它们各自的规模也仅有1665万元、2227万元、2276万元、2869万元以及8538万元。

截至6月13日收盘,上证指数今年以来上涨了16.71%。如是背景下,中信建投的主动权益类基金却也没有亮眼的表现,上述5只基金对应的净值增长率分别为13.98%、17.82%、-2.36%、15.48%以及2.46%。其中,中信建投睿利是唯一跑赢上证指数的基金,不过也仅小幅跑赢了1.11个点。

具体说来,其中最为尴尬的当属中信建投睿信。统计数据显示,在今年之前成立的2327只主动权益类基金中,净值增长率为负的基金仅有78只,而中信建投睿信排在了后30位之列。

对于该基金今年业绩表现欠佳的原因,张婷分析:“去年末该基金的股票仓位就为零,而今年以来,从基金净值来看,1月份该基金基本空仓,从2月份才开始提高仓位,不过到今年一季度末,该基金的股票仓位也不过54.47%;此后该基金很可能继续提高了股票仓位,直至4月中旬;然而当时市场出现了震荡,该基金的净值也随之回撤。”

此外,《红周刊》记者发现,不仅是今年以来的业绩,在成立以来的各个阶段,中信建投睿信的业绩表现均欠佳。该基金成立于2015年2月3日,截至6月13日收盘,其成立以来的净值增长率仅为-35.76%,年化回报率为-9.65%,在同类基金中排在了倒数第二位。

同时,或多或少是受到了业绩的拖累,从2015年成立以来,基金已经先后经历了3位基金经理,前两任基金经理王琦和王晓贞均是有偏股类基金管理经验的人士,但他们各自仅取得了5.3%以及-32.7%的任职回报率,而该基金的规模也在今年一季度末缩水至2276万元。

有趣的是,基金公司似乎开始剑走偏锋,选择了只有管理偏债类基金经验的刘锋坐镇。但是,刘锋并没有快速发挥自身管理债券的优势,从天天基金网的股票仓位测算来看,该基金此后的股票仓位还在90%以上。截至6月13日收盘,从4月11日他接任中信建投睿信以来的净值增长率也仅为-10.6%。

此外,公司还从新华基金挖角了明星基金经理栾江伟,从2015年至2018年在新华基金任职期间,其管理的基金多次获得了明星基金奖。但截至6月13日收盘,他从今年1月17日开始管理中信建投行业轮换以来,取得的任职回报率仅为2.46%。回顾栾江伟的管理经验,他一直比较擅长周期投资,此前所管理的基金重仓的股票也具有行业轮换的特点。

而根据今年的一季报,在中信建投行业轮换前十大重仓股中,栾江伟配置了中新药业、以岭药业、亿帆医药、人福医药、天力士和海辰药业6只医药股。不过今年以来,医药行业的涨幅出现了分化,栾江伟配置6只医药股均没能大涨,平均涨幅仅为2.22%。此外,他重仓的腾邦国际、慈文传媒、先河环保的跌幅分别达到了26.88%、7.98%和1.23%。由此可见,重仓股的选择失误造成了栾江伟加入中信建投基金后业绩褪色。

除了主动权益类基金外,公司的被动权益类基金也同样式微。目前公司仅有中信建投北京50ETF一只被动指数型基金,产品成立于2018年9月27日,虽然截至6月13日收盘,基金成立以来的净值增长率为3.62%,但依旧被投资者用脚投票,今年一季度末的规模仅有4592万元。此外,去年末,公司发行的中信建投北京50ETF联接基金募集失败。

背靠大树缘何难乘凉

基金公司能有实力强的银行或券商作为股东方支持,其发展情况往往不差。但从中信建投基金的发展路径来看,其似乎并没有分享到太多股东方成功的绝学。

据贾志介绍:“券商对于其基金子公司的投研、投行资源等方面的影响较大。部分券商的渠道比较优秀,其基金子公司在这方面也会有优势。”此外,张婷还补充:“通常来看,券商系的基金公司权益类基金规模以及表现整体更好,银行系基金公司的固收规模更大一些。”

中信建投基金之所以没能具备券商系公募的优势,似乎要归因于股东方的支持力度以及自身的发展策略。首先看公司管理层,目前,公司的总经理邱黎强此前曾在中信建投证券担任资产管理部总监、执行总经理等职务;此外公司的常务副总经理袁野也曾在中信建投证券担任机构业务部高级经理、资产管理部总监。他们均有丰富的资产管理经验,而且从公开采访来看,他们更擅长大类资产管理,具体到股票投资,经验似乎尚显欠缺。

其次,在基金经理层面,公司目前5位正在管辖权益类基金的基金经理——刘锋、周紫光、谢玮、周户以及栾江伟,他们或是由中信建投基金主动培养的,或是从其他券商或基金公司跳槽而来,均没有在中信建投证券的工作经验。因此,无论从管理人员还是从基金经理的角度来看,中信建投证券为中信建投基金提供的权益投研方面的支持似乎不大。

此外,近期发布的券商月度公告显示,中信建投基金大股东5月的营业收入为680.87亿元,而净利润仅有31.41亿元,环比下滑幅度高达90.92%,而公司4月的净利润为345.89亿元,环比下滑了58.66%。在母公司也出现业绩下滑的情况下,中信建投基金未来的发展似乎也蒙上了一层阴影。

微博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