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详细
沪伦通开启“产品”跨境 市场翘首等待首家东向企业
中国基金网 时间: 2019-06-18 06:15:4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谷枫

[中国基金网18日讯]

“沪伦通的开通将会大大弥补交易所发行和融资互通的空白,这也将为境内交易所、资本市场未来的对外开放打下良好基础。”
沪伦通“通车”

继沪港通与深港通之后,6月17日,沪伦通正式启动,这是标志着资本市场对外开放再进一步。华泰证券成为首家同时于上海、伦敦及香港三地上市的中国企业。相比沪深港通,沪伦通将弥补境内交易所一级市场互联互通的空白。这种互联互通的新形态,体现在沪伦通不仅能实现“投资者”跨境,更实现了“产品”跨境。目前,市场正翘首等待首家东向企业。

中英双方早在3月底分别表态完成了筹备工作,在等待近数月后,沪伦通终于正式启动。

6月17日,在英共同主持第十次中英经济财金对话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与英国财政大臣哈蒙德出席了在伦交所举行的沪伦通启动仪式,中国证监会和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发布了沪伦通《联合公告》,原则批准上海证券交易所(以下简称上交所)和伦交所开展沪伦通。

事实上,这也是2019年资本市场对外开放首个重磅机制落地,这为年内证监会要落地的多个重要对外开放举措释放了积极信号。

前期控制总额

对国内资本市场来说,历经四年筹备期的沪伦通已经耳熟能详,但从实际运行情况来看,尤其是同较为成熟的沪深港通相比,沪伦通仍是全新的互联互通机制。

相比沪深港通,沪伦通有着不一样的互通形态,这将弥补境内交易所一级市场互联互通的空白。

泽浩投资合伙人曹刚指出:“沪深港通是两地的投资者互相到对方市场直接买卖股票,‘投资者’跨境,但产品仍在对方市场。而沪伦通是将对方市场的股票转换成DR到本地市场挂牌交易,‘产品’跨境,但投资者仍在本地市场。沪伦通相较于沪港通,虽然交易时间不同步,但国际化进程更近了一步,伦交所作为欧洲金融市场的桥头堡,未来汇集的交易体量将更大。”

而北京地区一家大型私募基金负责人表示:“沪伦通的开通将会大大弥补交易所发行和融资互通的空白,这也将为境内交易所、资本市场未来的对外开放打下良好基础。”

但初期,监管层并未放开跨境资金流动的额度和规模,起步阶段,东向业务总额度为2500亿元人民,西向业务总额度为3000亿元人民币。同时监管层还允许,开展跨境转换业务的证券经营机构可在对方市场持有不超过等值5亿元人民币的现金和特定投资品种,以缩短跨境转换周期、对冲市场风险。

综上所述,沪伦通启动之后,境内资本市场对外开放在互联互通方面进入了一个全新时代,未来不排除监管层会进一步推广这一互联互通对外开放的模式。

例如2019年便出现了“沪德通”的讨论。在年初公布的第二次中德高级别财经对话联合声明提出,双方欢迎德意志交易所和上交所就各自的上市公司在对方市场挂牌存托凭证(DR)产品开展可行性研究,这意味着,“沪德通”也被提上了日程。

近一年以来,以交易所为主体的对外开放进度突飞猛进,除了沪伦通外,上交所与日本交易所集团此前约定的中日ETF互通合作项目正式落地,开启了中日ETF互通的新纪元。

“对外开放的过程中,交易所作为资本市场重要主体已经成为了众多对外开放机制和项目落地的不二选择,相信交易所之间还将进一步尝试更多更新的联通机制。”曹刚认为。

头部机构分羹

随着沪伦通的正式开通,当日首家西向企业华泰证券随之出炉,在伦交所成功发行GDR。但对于国内的投资者来说更加关心东向企业的进展。

此前上交所已经公布了东向企业的标准,具体来看东向企业筛选标准包括发行申请日前120个交易日按基础股票收盘价计算的境外发行人平均市值不低于人民币200亿元、在伦交所上市满3年且主板高级上市满1年等三个条件。也就是说沪伦通开通初期,双方交易所将安排优质公司进行试水。

对于东向企业的潜在标的,国开证券分析师孙征表示:“我们认为首批在上交所挂牌上市 CDR的英国企业,将是金融、医药、消费等优势行业中具有代表性的龙头企业。作为伦交所最具代表性的指数,富时 100 指数中的成分股可能性更大,例如汇丰控股、葛兰素史克、帝亚吉欧、联合利华、巴宝莉等公司。”

而根据国金证券统计的数据,截至2018年底,伦交所主板高级上市企业有477家。其中,高级上市满1年的企业有458家,高级上市满1年且上市满3年的有 431家,占比为90.4%,东向企业便集中在这些企业中。

对于东向企业的进展,上交所也在今日透露,东向业务潜在发行人和市场机构正在积极咨询有关规则,发掘市场机遇,上交所期待沪伦通早日实现双向开通。

东向企业尚未出现,但实际上在沪伦通开通初期国内一般投资者也很难参与。根据规则的设定,个人投资者参与门槛为申请权限开通前20个交易日的日均资产在300万元及以上,也就是说CDR交易前期将以机构投资者为主。

“预计沪伦通开通初期,其交易或相对平淡。国内机构投资者和符合条件的个人投资者可参与沪伦通CDR交易,但对于个人投资者来说投资门槛较高。”国金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李立峰表示。

个人投资者少也就意味着券商经纪业务在初期分享沪伦通带来的红利空间不大。“除了经纪业务外,券商在沪伦通业务中还有承销保荐、跨境做市和资金存管等多个环节的业务可以做。但这些环节对券商业务能力的要求都比较高,唯有龙头券商可胜任。”北京地区一家大型券商投行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从目前监管层发放业务资格的情况来看也是这样。根据记者了解,西向GDR方面,截至目前,上交所已接受4家机构的沪伦通GDR英国跨境转换机构备案,分别是中信里昂证券英国、海通国际英国、巴克莱银行和中金公司英国,均为中外大型券商或其下属子公司。

而东向业务方面,目前准备发放的业务资格有做市这一项,但备选的17家券商则都是“三中一华”(中信建投、中信证券、中金公司、华泰联合)、海通证券等大型券商,只有少数几家中小型券商在和这些头部券商竞争。

微博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