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详细
南华期货资管产品“踩雷” 营收异于“官宣”涉嫌虚增收入
中国基金网 时间: 2019-07-22 17:03:24 来源:《金证研》沪深金融组 辟芷/研究员 唐里 映蔚 洪力/编审

[中国基金网22日讯]

2001年8月,徐永安担任横店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横店控股”)总裁、横店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而横店集团有限公司是南华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的前身,由此开始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打造庞大的“横店系”,如今横店控股已成为5家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

而作为横店控股旗下的南华期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华期货”),此次的上市也无疑是在为“横店系”的资本版图添砖加瓦。

但反观南华期货本身,其表现并不尽如人意,除了业绩上演“过山车”,增收不增利,还涉嫌虚增收入。更值得注意的是,南华期货的股份被低价转让,涉嫌税收流失,还存在信息披露不完整,涉嫌信披违规的问题。

业绩上演“过山车” “造血”能力不足

成立于1996 年5 月28 日的南华期货,前身为浙江南华期货经纪有限责任公司,现在主要从事商品期货经纪、金融期货经纪、期货投资咨询、资产管理、证券投资基金代销业务。

2013-2017年,南华期货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67亿元、10.94亿元、8.89亿元、7.77亿元、20.42亿元,2014-2017年,南华期货的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增长42.57%、-18.76%、-12.52%、162.69%。

从业务构成来看,南华期货的主要业务收入由手续费收入、利息净收入和其他业务收入构成。

2013-2017年,南华期货的手续费收入分别为3.53亿元、2.66亿元、3.35亿元、3.9亿元、3.32亿元,2014-2017年,南华期货的手续费收入分别同比增长 -24.58%、25.69%、16.58%、-14.9%。

2013-2017年,南华期货的利息净收入分别为1.78亿元、2.09亿元、2.45亿元、2.3亿元、2.82亿元,2014-2017年,南华期货的利息净收入分别同比增长17.29%、17.32%、-6.02%、22.44% 。

2013-2017年,南华期货的其他业务收入分别为2.3亿元、6.12亿元、2.56亿元、1.35亿元、13.05亿元,2014-2017年,南华期货的其他业务收入分别同比增长165.74%、-58.12%、-47.19%、863.51%。

而南华期货2017年营业收入的急剧增长,主要由于其他业务收入中贸易收入的骤增。

据招股书,贸易收入主要系开展基差交易产生的配套贸易收入,基差交易盈利模式为通过现货买卖和配套的期货及衍生品交易以获得收益,实际对于南华期货利润的影响也较小。

2013-2017年,南华期货的净利润分别为1.32亿元、1.07亿元、0.81亿元、1.6亿元、1.94亿元,2014-2018年,南华期货的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14.06%、-18.54%、-24.46%、97.49%、21.43%。

虽然南华期货的营业收入在暴涨,但其“造血”能力却在衰退。2013-2017年,南华期货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5.33亿元、14.32亿元、26.54亿元、5.04亿元、-26.94亿元,处于“失血”状态。

资管产品“踩雷” 营收异于“官宣”涉嫌虚增收入

值得一提的是,南华期货的营收数据与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披露不一致,涉嫌虚增收入。

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数据,2017年,南华期货的营业总收入为28,480.76万元;而招股书的母公司利润表中,2017年,南华期货营业总收入为53,369.61万元。除此之外,招股书披露的资产总额、负债总额、净利润和所有者权益,与市场监督管理局2017年年度报告的数据一致,南华期货涉嫌虚增营业收入。

令人疑惑的是,2017年,在定价服务业务中,南华期货突然冒出一个大客户——“杭州*****有限公司”,贡献了5,747.83万元的收入,成为当年南华期货定价服务业务的第一大客户,回溯定价服务业务的历史,2015-2016年,南华期货第一大客户创造的收入分别为79.34万元、76.38万元。

不仅如此,南华期货还存在资管计划产品表现乏力的问题。

据招股书,2017 年,南华期货发起设立南华期货立风1 号资产管理计划,委托资金为500万元,其投资范围只限于投资于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的杭州初灵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初灵信息”)流通股。

但初灵信息业绩走势却令人担忧,2017-2018年,初灵信息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同比上年均为负增长,更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初灵信息亏损3亿多元。

其实早在2011年,人民网曾报道过,初灵信息存在PE腐败的潜在可能,涉嫌“利益输送”。

而南华期货的子公司横华国际证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横华国际证券”),曾被香港证监会发出限制通知书。

2019年6月25日,香港证监会向包括横华国际证券在内的14家经纪行发出限制通知书,以冻结与中国智能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股份涉嫌市场操控活动有关的客户帐户。

同日,香港证监会向包括横华国际证券在内的九家经纪行发出限制通知书,以冻结与中国鼎益丰股份涉嫌市场操控活动有关的客户帐户。

据招股书,2015-2017年,南华期货在合并范围内的员工总数为876人、894人、962人。2016-2018年,南华期货母公司失业保险缴纳人数分别为374人、734人、734人。2017年,社保缴纳人数激增一倍多,但合并范围内的总人数变化并不大,公司是否是为了上市而补缴社保,而历史社保又是否全员缴纳?

股份被低价转让 涉嫌逃税

除此之外,南华期货背后的控股股东——横店控股涉嫌信息披露违规。

据招股书,南华期货控股股东——横店控股向其出具了《关于避免同业竞争的承诺函》,承诺如下:横店控股严格按照期货公司及上市公司关联方信息披露的要求,披露横店控股及横店控股其他直接或间接控制的企业信息。

但事实或许并非如此,横店控股持有100%股权的横店集团山西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横店山西投资”),并未在招股书中披露,涉嫌信息披露违规。

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数据,横店山西投资成立于2012年10月16日,出资人为横店控股和横店置业投资有限公司,出资比例分别为90%、10%,且自成立以来,南华期货董事历宝平一直担任该公司的执行董事,但此项职务同样也并未在招股书披露。

历史上,南华期货股份转让价格偏低的问题,也不容忽视。

2014年10 月12 日,南华期货同意南华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华发展”)将其持有公司的25.59%股份、无锡市凌峰铜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凌峰铜业”)持有公司的1.96%股份、东阳市中超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超投资”)持有公司的0.59%股份转让给横店控股,转让价格分别为32,213.36万元、6,086.5万元、1,825.95万元。

经《金证研》沪深金融组统计,南华发展持有南华期货彼时的转让价格为每股2.47元,凌峰铜业和的中超投资持有公司股份彼时的转让价格均为每股6.09 元,而2013年末和2014年末南华期货的每股净资产分别为2.55元、2.77元。

考虑到2013-2014年,南华期货并无增资扩股的记录,相较可知,南华发展将其股份以低于每股净资产的价格转让给横店控股,涉嫌逃税。

微博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