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详细
农银汇理两大“劣势”成挑战 施卫或“忽视”产品结构失衡
中国基金网 时间: 2019-08-27 15:59:37 来源:《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艾茉/研究员 苏果 洪力/编审

[中国基金网27日讯]

在公募基金行业内,“银行系”基金公司无疑在高光之下,令人生羡,不仅规模大,依托银行这个大股东的网点优势,在产品销售和规模上就免去了诸多“烦恼”。

不过这里面也有“不同命”的公司,就拿四大行来说,工农中建都有相对应的公募基金公司,分别是工银瑞信、农银汇理、中银基金与建信基金。但如果把这四大行为大股东的基金公司做比较,那农银汇理显然就要落后很多,不仅是权益产品规模占比越来越小,而且基金经理年轻化和权益老将稀缺的特点突出,这就导致多只老权益产品的业绩大幅落后业绩比较基准,而公司原高管被查出“老鼠仓”更是对公司内部风控提出来严峻挑战。

农银汇理成四大行规模“小弟” 权益产品规模亮“红灯”

从四大行系统的公募基金公司看,中国银行旗下的中银基金成立时间最早,在2004年8月份即成立,目前的公募整体资管规模为3,747.71亿元,位居行业第12位;建信基金、工银瑞信都成立于2005年,但二者的规模庞大,分别为5,741.81亿元、5,235.28亿元,位居行业第4和第6位。

本来作为有后发优势的农银汇理,可能是成立时刚好赶上百年一遇的国际金融危机,从2008年3月份成立至今年上半年,公募管理规模仅有2,040.01亿元,居行业第21位,还不及建信和工银瑞信的一半。

据《金证研》沪深金融组了解,农银汇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由中国农业银行、东方汇理资产管理公司及中铝资本控股有限公司共同出资组建,其中中国农业银行持股51.67%,东方汇理资产管理公司持股33.33%,中铝资本控股有限公司持股15%。

不过不管怎么说,总规模排名还是在前十分之一位置,但这里面还是有“水份”,从作为权益产品的主力投资产品来看,那情况可就不一样了。以截止到今年上半年的非货基规模来看,农银汇理仅有1062.33亿元,一下子掉了48%,同样也是四大行公募基金公司里面规模最少的。

这还仅是刨去货币基金之后的规模,如果将债券与货币基金这类固收产品,与股票和混合型基金这类权益产品分开的话,农银汇理近几年在权益产品上面的发展已经遇到问题。仅统计2010年之后的年度数据就可知,在2012年以前,其权益产品的规模占公司总规模比例的80%以上,2013年A股主要指数已经企稳,创业板和中小板指数更是已经走出大阳线。

但在这一年,农银汇理旗下的权益基金占比却出现大降,到年底时仅占总规模的41.07%,比2012年的70.1%远不可及。而相应的,2013年其固收类产品规模却突飞猛进,货币基金规模从前一年的42.17亿元,暴增到2013年底的208.78亿元。不过却大有丢了西瓜捡了芝麻的感觉,因为此时正是2014年和2015年大牛市的前夕。

2014年牛市爆发,和其他基金公司抓住机会打品牌不一样,农银汇理这一年的权益产品继续不给力。股票基金规模虽较前一年有所增加,但全部都是指数型产品,并无主动管理型基金。而混合型基金的规模在牛市里不增反降,由2013年的132.14亿元降至2014年底的80.89亿元。

牛市期间债券基金自然不会吸引投资者,所以2014年债券基金的规模小幅下降,但货币基金则继续实现了翻倍的规模增长,可这毕竟是增收不增利的产品,管理费少的可怜,真正对基金公司形成利润贡献的产品反倒是连续缩水。从公司年度净利润上面显示的则更加直接,在2014年牛市里,农银汇理的净利润仅有6100万元,较2013年还出现了29%的下降。

数据来源:《金证研》沪深资本组据iFinD数据统计

2014年,农银汇理权益产品的资产规模占比相比2013年的41.07%,继续缩水到17.78%,这或许也是2014年公司净利润出现大降的原因。而在此基础上,2015年权益产品规模占比有所提升,反映到这一年的净利润上面亦出现了上涨。

牛市在2016年戛然而止,在股债跷跷板效应下,农银汇理终于受益于庞大的固收产品占比,而在这一年实现净利润突破2亿元的大关,这其中,债券基金规模猛增到338.15亿元可谓是功不可没。尽管在这之后,公司整体净利润继续则以增长,但主要是得益于2018年股市大跌,而从产品分类看,权益类产品占比自2012年以来的下滑趋势却是愈演愈烈,到2018年底,农银汇理的权益产品资产规模占比仅为6.43%,债券和货币基金规模占比增至90%以上,产品线结构失衡问题突出。

不过在农银汇理总经理施卫看来,或“忽视”这样的失衡。其在8月份曾表示,作为银行系基金公司,农银汇理在固定收益投资业务上有着天然的优势,长期以来,农银汇理基金的货币基金和债券基金都持续保持着优良的业绩。诚然,这类固收产品本身就没有太大的风险,即便是近几年债市不断爆雷的情况下,只要不大规模投资者信用债,其债基本身的风险也不大。相比之下,其权益产品在公司不断被边缘化则更显的尤为重要,但施卫却并没有对这块业务做过多介绍。

基金经理团队“老将”稀缺 权益遭遇“菜鸟”

权益基金的规模占比持续缩水的背后问题或许也是基金经理这类核心人才的捉襟见肘。目前农银汇理共有19人,其中8人的任职经验不足3年;5年以下经验的有13人。

史向明的管理经验最长,超过了10年,但其主要管理债券和货币基金,其余几位5年以上经验的老将中也仅有陈富权、宋永安、付娟、郭世凯4人主要管理权益产品,除去主要管理指数基金的宋永安以外,陈富权、付娟、郭世凯3人历年来的管理业绩还算不错。5年以上产品均有业绩翻倍的基金,但陈富权在2015年以后管理的农银策略价值混合至今的任职回报却亏损了11%以上。

看来看去,也仅有付娟和郭世凯堪称公司的权益顶梁柱。付娟历任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分析师、农银汇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基金经理助理,现任农银汇理研究部副总经理,担任基金经理长达7年。郭世凯历任海通证券公司研究所研究员、农银汇理基金公司研究员及基金经理助理,现任农银汇理投资部总经理,担任基金经理长达5年。但二人都是一拖三基金经理,压力也是不小,也就难怪公司的权益产品规模持续缩水。

而从农银汇理旗下基金累计亏损最多的几只产品看,基本都属于主动权益基金,农银信息传媒股票可谓是“最熊”的基金,截至8月26日,累计亏损26.51%。而目前管理这只基金的基金经理韩林,历任兴业证券研究所电子行业研究员、农银汇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研究员,但管理经验仅有3年半左右,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

韩林这3年半任职时期中,有2年多都管理着农银信息传媒股票,从2017年3月21日至今,但回报却亏损3%,期间的最大回撤竟然有35.37%,而且其管理的3只基金的最大回撤均超过30%,说明其持股的波动性高企,但所有的任职回报都跑输同类均值。

农银信息传媒股票成立于2015年6月份,从各季度的前十大重仓股看,多数都属于中小创板块股票,而行业上多在半导体、LED、信息传媒、文化娱乐、软件、新能源等。所以在2016年和2018年的市场调整期间,该基金跌幅均较大,分别为-23.01%、-28.56%,仅在2017年的牛市行情下盈利了7.89%,除此之外,就是今年内,在A股上半年强劲的反弹行情里业绩上涨了27%,尽管如此,累计净值依然亏损了近3毛钱之多。

另一只累计跌幅较大的农银新能源主题在成立了3年多时间里,也亏损了11.44%,而目前的基金经理除了仅参与管理7天的赵诣以外,就是同样有着3年多经验的顾旭俊了。该基金也是顾旭俊管理的第一只基金,同另外管理的2只基金共同构成了落后“三兄弟”,无论是任职回报还是最大回撤都比韩林更差。

近三成基金累计收益率落后基准 7年老将宋永安名列倒数第二

据《金证研》沪深金融组了解,在农银汇理旗下的所有基金中,有近三成产品的累计收益率都跑输业绩比较基准,跑输幅度超过10%的6只基金中有5只为主动管理型权益基金,另外跑输基准的产品则多为债券型基金。

农银研究精选混合截至8月26日的累计收益率为21.51%,看似业绩不错,但这是成立近6年的综合收益率,平均下来每年不到4%。该基金历任两位基金经理且业绩分明,首先在2013年11月5日到2017年3月20日期间由基金经理凌晨管理。

在凌晨管理3年多时间里,农银研究精选混合获得了44.61%的业绩,而2017年3月21日之后该基金就由赵诣管理了。从2年多的时间看,赵诣的任职回报为-16.76%。从赵诣的操作上看,实在让人着急。比如在2017年二季度由其刚开始管理时,该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为航新科技、瑞康医药、中兴通讯、亿帆医药、中国建筑、欧菲光、五粮液、嘉事堂、格力电器、工商银行,其中可以明显看出,医药股占到了很大比重,其次是科技股和中字头大盘股,而持续引领2017年行情的消费行业仅有五粮液和格力电器,在这样的布局下,该基金在2017年二季度净值表现是-3.58%。

赵诣毕竟还是“年轻”,到目前为止担任基金经理的累计时间也仅有2年多,作为年轻基金经理,高换手是他们的通病。2017年三季度的前十大重仓股中,已经没有了五粮液和格力电器的身影,进而换成了泸州老窖、贵州茅台,而其余8只重仓股的3只都是券商股,其余则依次为科技股、医药股。

到四季度,前十大重仓股又变换了风格,白酒股已经不在其中,换成了中国平安和多只军工股,如中直股份、中天科技、中航飞机,还有中国中车、工商银行等大盘股,踏错市场行情的赵诣又导致农银研究精选混合在四季度净值亏损了0.26%。综合下来,面对2017年的大牛市,该基金仅盈利了3.19%,距离同类均值的10.54%甚远。

资料显示,农银研究精选混合的业绩比较基准是65%×沪深300指数+35%×中证全债指数,但其成立近6年,累计跑输了业绩基准34.09%。

如果说2年的小将尚且有情可原的话,那作为农银汇理旗下为数不多的老将,有着7年经验的宋永安,管理的农银汇理大盘蓝筹在成立仅9年后却跑输业绩比较基准29.36%,就实在让人大跌眼镜。

从总体上看,农银汇理大盘蓝筹早在2010年9月份时就已经成立,至今快满9年的时间,但累计收益率却仅有11.18%。宋永安的历任管理产品都属于指数基金,唯独农银汇理大盘蓝筹这一只主动管理产品。

其实在宋永安2015年底接手这只基金之前,该基金已经经历了多位基金经理,但从每年的业绩看始终是不温不火,即便在2014和2015两年的牛市里,也盈利逊色。而宋永安在牛市后管理该基金,又没有主动管理的经验,不得不说差业绩也有注定的因素,不过让毫无主动管理经验的基金经理接手该基金,或说明农银汇理“缺乏”主动型权益基金的人员。

随即在2016-2018年,毫无疑问,仅在2017年出现业绩盈利,但从风格看,尽管宋永安格外偏爱绩优龙头股,而且全年始终重仓中国平安、贵州茅台、万科等股票,但却过渡集中在银行业上。在2017年上半年,前十大重仓股里有6只都是银行股,下半年才逐渐买入了家电、光伏等个股,从而业绩虽然上涨了17.76%,但也并不突出,更何况在紧接着的2018年又都亏了回去。

但老将的优势就是懂得坚守,从宋永安管理至今的风格看,其换手率低,而且坚持在绩优蓝筹股上面,尽管目前跑输业绩比较基准29.36%,但前景还是值得期待的。

去年底,农银汇理董事长于进因工作变动离任,总经理许金超代任其职务。今年5月份,公司副总经理施卫升任总经理职务,许金超转任董事长。二人都出身于农业银行,施卫在1992年7月起任中国农业银行上海市浦东分行国际部经理、办公室主任、行长助理,2002年7月起任中国农业银行上海市分行公司业务部副总经理,2004年3月起任中国农业银行香港分行副总经理,2008年3月起任农银汇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市场总监,2010年10月起任中国农业银行东京分行筹备组组长,2012年12月起任农银汇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市场总监。

在本月初,施卫曾表示,对内监管的进一步规范、对外开放的进一步市场化,是目前国内资本市场现状。严格的监管要求是公募基金行业的风险底线,为公募基金进一步壮大发展保驾护航。的确,相信公司总经理施卫对此也是由衷的感触深刻,因为在今年,多位原农银汇理高管被处罚。

今年1月份,青岛证监局决定对原农银汇理信息技术部总经理徐华军处以市场禁入处罚。8月2日,青岛证监局发布对徐华军的2项行政处罚,一是对徐华军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二是对徐华军采取“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2,387,191.54元,并处罚款2,387,191.54元”的行政处罚。总计罚没477.4万元。而根据《金证研》沪深金融组了解,其违法事实是利用未公开信息炒股,看来除了在权益产品上的不足以外,农银汇理还面临着内部风控的严峻挑战。

微博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