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详细
方兴322号兑付危机:代销机构怒怼国通信托,投资人质疑其未勤勉尽责
中国基金网 时间: 2019-10-21 15:47:43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惠凯

[中国基金网21日讯]

国通信托在2016年发行的方兴322号信托计划应于今年9月下旬到期,但由于担保方丰盛集团爆发债务危机,信托计划未能顺利兑付。目前,方兴322号的逾期引发了投资人、陆浦财富和国通信托的激烈博弈,多位投资人认为国通信托未能勤勉尽责。

在事情处置中,多位投资人认为国通信托未能勤勉尽责,而国通信托也曾提出了一个展期一年半的处置方案,但该方案仍引起代销机构陆浦财富不满,并向湖北银保监局举报了国通信托。《红周刊》记者获悉,除了方兴322号逾期外,国通信托此前还曾“踩雷”几个滇黔等地的政信类项目。

丰盛集团债务危机,引爆国通方兴322号兑付风险

国庆节前,一则“信托公司报警抓客户”传闻在信托从业者和投资者之间传播的沸沸扬扬,事件导火索是国通信托?方兴322号句容赤山湖PPP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到期无法兑付,引发了国通信托、三方财富管理公司、融资方和担保方、投资人之间的激烈互撕。

《红周刊》记者获得的一份国通信托?方兴322号信托计划的推介材料显示,信托资金用于向江苏赤山湖生态产业有限公司(简称“赤山湖生态”)发放PPP项目贷款。赤山湖PPP项目核心区占地面积近35平方公里,项目预算静态总投资约62亿元,含基础设施、安置房、5A级景区等5个子项目。方兴322号的存续期为36个月。

在资金安全上,方兴322号设置多重兑付保障。推介材料显示,赤山湖生态将收到的赤山湖PPP项目中的安置房回款用于履行还款义务,赤山湖管委会以1990亩土地出让收益作为资金来源,到期后向赤山湖生态回购安置房建设成果和运营服务。句容市财政局对上述回购款差额提供补足;南京丰盛产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现已更名为“南京建工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彼时丰盛集团还是AA级发债主体、再融资能力强;南京建工集团有限公司承担差额补足义务。

丰盛集团主业为房地产和城镇化开发,其承揽了包括句容市赤山湖项目在内的多个PPP工程。2018年12月,丰盛集团爆出债务危机,包括G17丰盛1在内的多只债券相继违约。截至2018年年底,丰盛集团总负债481亿元。受丰盛危机影响,原本于今年9月22日到期的方兴322号未能兑付。

《红周刊》记者获悉,丰盛集团在今年8月召开了金融债权人委员会第一次大会,且邀请包括国通信托在内的机构加入债委会,但国通信托为避免受《金融机构债权人协议》的约束而无法对丰盛集团采取司法清收措施,决定不加入金融债权人委员会。

方兴322号募资5亿元,除国通信托自身销售外,还委托一家三方机构——陆浦财富管理有限公司代销了1亿元。具体来说,陆浦财富在2016年9月通过向合格投资者发行契约型基金的方式,认购了方兴322号1亿元的额度,然而,正是这一销售方式,为如今的纷争埋下了伏笔。

拟展期一年半,方案引发陆浦财富不满

陆浦财富是一家大型的三方财富管理公司,股东背景堪称雄厚。企查查显示,陆浦财富是上海陆浦投资集团的全资子公司。陆浦投资集团的二股东为中建投信托,其在2018年之前还有陆家嘴信托、以及上市公司陆家嘴的股东背景(目前已退出)。基金业协会显示,陆浦财富共备案197只私募基金,目前仍有131只在运作中。不过自2017年下半年以来,再无基金备案。陆浦财富的管理层多有平安信托的从业背景,其办公室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世纪大道世纪汇广场二座。据《红周刊》记者了解,国通信托上海办公室也位于此地。

有上海理财从业者透露,由于办公室距离很近,陆浦财富在9月期间多次组织客户到国通信托办公室集体表达意见,国通信托于是报警,此举引发投资人不满。其后,国通信托又在9月29日官网发布辟谣声明,称“近日有个别机构和个人恶意发布不实消息,大肆散布网络谣言”,激发对立情绪。

那么,陆浦财富又持什么态度呢?

《红周刊》记者获悉,陆浦财富已经向银保监会湖北局投出举报信。记者获得的举报信内容显示,“因该产品在国通信托对外推介时被定义为政府增信类PPP项目,客户多为保守型客户,且整体年龄偏大”,导致其承担了较大压力。“我司近20位个人客户前往国通信托维护自身权益,国通信托以非本司客户为由拒不接待,且故意针对本公司直销客户出台不同的兑付方案……导致客户情绪激化”。

关于前文提及的不同兑付方案,据《红周刊》记者向方兴322号的客户陈先生等人了解,国通信托在9月份的内部会议上曾传达了一份延期解决的草案:

1.项目展期一年半;

2.对于个人投资者,国通信托采取分期受让受益权份额的方式来解决:(1)2019年9月底,第一期到期时,受让个人投资者信托受益权对应份额的10%,并兑付转让价款+今年6月至9月的收益;(2)2019年12月22日,再受让个人投资者持有份额的10%;(3)2020年9月22日,继续受让个人投资者持有份额的10%;(4)2021年3月22日,全部受让个人投资者剩余份额。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方案中的解决对象仅限于“个人投资者”,而陆浦财富性质上更倾向于机构投资者(穿透后依然是个人客户持有)。而且,有方兴322号的客户告知《红周刊》记者,上述方案并未以书面临时公告的形式作出披露,仅限于非正式传达。

国通信托被指未勤勉尽责

在出现产品逾期风险后,投资人和陆浦财富方面意识到该信托计划存在多处疏漏。《红周刊》记者获得的《保证金质押合同》显示,出质人承诺将赤山湖管委会拟支付的安置房建设服务费作为质押财产,国通信托委托江苏紫金农商行南京福建路支行开立保证金账户。但互联网信息显示,浙江信托在2016年发行的汇实10号即已经设置了类似的资金监管设施——即赤山湖生态公司设立资金监管账户,用于接收赤山湖管委会支付的赤山湖安置房项目回购款,且浙金信托对资金监管账户进行监管,账户内的资金优先用于偿还浙金信托。对此,投资人和陆浦财富方面都在质疑,国通信托是否切实履行了保证金监管的职责?

此外,丰盛集团在2018年底就出现了债务危机,陆浦财富的举报材料显示,自2018年底至今,“多次向国通信托出具敦促函,要求国通信托采取一切救济措施”。陈先生也告知《红周刊》记者,他们当时已经担心方兴322号无法兑付,但国通信托并未提前结束信托计划或采取增信措施。

在2016年信托计划发行时,融资方赤山湖生态的股东为句容市赤山湖管委会、南京丰盛产业控股集团。但企查查显示,2018年12月底,在担保方出现债务危机后,赤山湖管委会已将手中股权转让给了南京创苏投资公司,后者的控股股东的实控人为自然人夏福保,在2018年3月底之前曾是南京丰盛置业的股东。陈先生等投资人认为,当初看好该信托计划,重要原因是因为有政府股东,且信托资金用于句容当地的PPP项目,然而,赤山湖管委会却在信托计划出现逾期风险后、兑付前夕突然退出,国通信托也未向投资人披露相关原因。

推介材料还显示,方兴322号的增信措施中包括了“后续追加土地抵押”。但在今年8月,国通信托向客户发送的一份临时公告显示,融资人当初确实承诺了协调赤山湖管委会将位于句容市郭庄镇的416亩土地提供抵押担保,“但在信托计划存续期间,拟抵押的土地尚未取得国有土地所有权证,导致无法办理土地抵押登记”。

对于国通信托来说,方兴322号逾期并非个案,自2018年以来,非标风险事件不断,国通信托并未能置身事外。《红周刊》记者了解到,国通信托发行的多只产品投向贵州、云南等地,目前至少已有方兴309号(陕西省韩城市)、方兴411号(云南省保山市昌宁县)、方兴335号(贵州省遵义市红花岗区)这三只信托计划出现延期情况。

公开信息显示,方兴411号发行于2017年7月,存续期两年,募资通过受让云南昌宁县佳阳城建公司对昌宁县财政局及住建局享有的应收账款债权,最终用于昌宁县城市综合管廊项目建设,保山市国有资产经营公司提供担保,后者是AA级发债主体,目前债券存续余额26亿元(来自Wind数据)。但2019年4月,中江信托发行的两只投向保山市的信托计划未能顺利兑付,其中逾期的银象402号的融资方——施甸县天源供水有限公司,就是保山市国资经营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今年8月中旬,国通信托官网公告承认,“我司暂时未足额收到应付的标的债权债务款项,导致信托计划项下现金部分不足以按期分配”,方兴411号暂定延期至今年12月5日。

对于此事,记者通过邮件、电话等方式联系国通信托。国通信托相关人员表示,公司已将处置方案上报监管部门,尽力推动兑付进展,具体情况不便透露。而关于举报信一事,国通信托、陆浦财富、以及举报信上的联系人杨震山(陆浦集团董事)均未作出回复。

微博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