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详细
龙头公募紧急收缩分仓清单:小券商失大生意
中国基金网 时间: 2020-06-12 09:41:06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中国基金网12日讯]

“必须进入名单,量多少都没关系。”

这是某中小型券商研究所所长给销售人员下达的指令。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6月11日从基金业内独家获悉,华南某大型公募基金收缩券商分仓准入清单,分仓将限制在25家券商以内。

该消息当日获得券商相关人士证实,“华南有两家龙头基金公司在推进实施类似策略”。

公募基金佣金分仓收入历来是各大券商经纪业务收入的主要来源。据本报记者了解,上述两家基金公司均是公募管理规模超过5000亿元的头部机构,因而,这一举动引发证券业轩然大波。

也是因此,部分中小券商强化了针对头部基金的销售投入。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2019年券商共实现分仓佣金收入约76.8亿,较2018年增加约5亿,增长率为7%。从2019年公募分仓佣金收入来看,向大券商集中的趋势已日趋明显,前十家券商占据44.44%的佣金席位,前二十家券商占据高达71.64%的佣金席位。

21世纪经济报道查阅财报数据获悉,上述两家基金公司2019年,向券商支付的总佣金数额位居行业前列。

按照消息人士说法,25家券商分仓清单的形成,主要基于基金公司内部打分。

“从高到低形成排名,排名靠后的全部剔除到合作清单之外。”其透露。

以其中一家公募基金为例,该公司去年有分仓的券商,包括中信建投、中信证券、广发证券、方正证券、天风证券等50家以上,其中10家券商分仓总佣金超过千万元。

而另一家基金公司分仓的有广发证券、申万宏源、中信建投、方正证券、中信证券等,多达近百家,其中4家分仓总佣金超过千万元。

这也意味着,数十家券商将失去合作机会。

“尽管此前头部券商享有大部分佣金分仓,但中小券商也仍能够分一口汤喝。”一家受访券商人士分析指出,如今基金收缩券商分仓清单,让中小券商备受压力。

新财富因故暂停之后,2019年上半年,一些买方机构都梳理了分行业研究机构排行榜,只有挤进买方机构的前几名榜单,卖方研究才能收取分仓佣金,如果挤不进榜单内,就意味着“白干了”。

这也意味着,尽管券商分析师评选再度重启,仍然未能改变公募基金收缩券商合作清单的趋势。

“小券商生存不易。这样会更加向头部集中,不利于多元化,不利于各地方券商发展开拓研究道路。”得知消息后,一家小券商分析师向记者感叹,“小券商一般也有几个明星分析师,有自己的特色,只是行业覆盖一般没有大所全,水平没那么平均,而且小所可能比大所更注重服务。”

这一动作会对行业产生何种影响,其他基金公司是否会跟进?

6月11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此联系多名券商和基金公司人士,有人表示尚未听说,有券商首席经济学家表示不方便置评,也有多位人士指出这显示出行业马太效应加剧,各种业务资源进一步向头部券商转移。

有接近基金渠道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龙头基金公司不愁销售渠道,这也是发生这种变化的动因。

“我觉得可能也就头部的几家基金公司有实力这样,首先他们研究能力也比较强,他们需要的研究服务可能前二十几家券商就可以提供了,没必要一定要接受中小券商的投研服务,然后渠道管理起来又麻烦,干脆就集中在一些头部的券商。但除了前十几家基金公司以外,大部分基金公司扩规模的需求还是比较大的,可能不会轻易地放弃一些渠道。毕竟券商有这么多客户,这么多网点,虽然没有银行销售能力强,但还是一个不能忽视的销售力量。”其指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公开数据统计,在剔除海外金融机构以及券商于香港、国际的分所后,2019年内地百大证券公司合计分仓总佣金收入达到76.85亿元,较2018年的71.37亿元上升约7.68%。

头部券商依然是实力雄厚。

总佣金收入来看,中信证券、长江证券、中信建投位列前三甲,分别为5.31亿元、4.01亿元、3.47亿元。

从收入增长率来看,亦有中小券商持续发力。典型的有中航证券佣金增长近30倍;华菁证券佣金增长率超10倍等等。

未来,中小券商“弯道超车”或许更难。

券商研究所成立之初的主要任务就是对内服务,但当时券商研究所定位不明晰,为自营或资管部门提供的研究报告不受重视。

1998年,行业确立了以研究换佣金的商业模式,研究所开启了对外服务赚取基金分仓收入的打法。公募分仓佣金成为二十年来券商经纪业务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

“我们还是打分制,服务好的打分更多,排名靠前的分数多的分仓会多一些,鼓励券商提供更多的研究服务。主要是服务价值,对投资的帮助。有的中小券商有一两个行业做得好,一两个行业的研究服务比较到位,也能获得不少分。有的是有特色的,比方说可以请到一些行业专家,那么他帮忙请一些专家来分享,也能弥补一些行业不全的不足。比较有特色的往往是中小券商比较多,大券商的话主要靠整体的实力,大券商的行业分布比较全,也有实力挖到一些好的研究员,研究实力整体要强一些。”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6月11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至于是否会对券商佣金分仓进行改革,杨德龙表示目前还没有新的计划。“目前还没有太多的考虑,还是按打分制,每个季度派点打分。”

“求派点”成为不少券商分析师微信名的后缀。实际上,分仓佣金占券商营收的比例很低,而卖方机构赚取分仓佣金也越来越难,特别是中小券商。

“说实话研究所服务这块确实有点产能过剩,其实并不需要这么多投研报告,如果这能够倒逼一些中小券商转型也是好事。”一名大型券商人士向记者坦言。

按照其逻辑,欧美市场也就十来家券商在投研方面服务比较多,后面基本上都是只做自己擅长的一小块业务。投研业务本来就不太赚钱,更多是“赚吆喝”,打造影响力。对于中小券商来说,研究所业务可能也不能给其他业务带来太多帮助,很多业务还要有牌照,有的牌照很难拿。

“可以专注于某一块的特色业务,向财富管理机构转型等。”前述券商人士说道。

微博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