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详细
公募权益时代重债轻股思路难改 中信保诚基金造星不利错失爆款
中国基金网 时间: 2020-11-16 13:26:06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曹井雪

[中国基金网16日讯]

爆款权益时代,中信保诚基金年内仅发一只权益新品,基金经理普遍“叫好不叫座”。

2020年仅余一个半月,就公募而言,爆款基金成为今年行业最热词汇。《红周刊》记者注意到,作为拥有公募数量最多的上海,年内包括汇添富、华安等多家头部公募均有爆款出炉,但是中信保诚基金则是例外。

Wind资讯显示,截至三季度末,公司的总资产排名第44位,非货币资产排名第39位,两项排名均较二季度末退后一位。这背后的原因林林总总,但其与公司从年初至今未有一只权益爆款问世关系密切。从主动权益类基金来看,年内公司仅仅发行成立一只新基,但是该基金的资产净值仅为11.0520亿元。

作为从业超过7年的老将,基金经理郑伟今年所管产品的业绩颇为不俗,同时其任职期间的最佳基金回报约为238.68%。《红周刊》记者了解到,郑伟新品未能成为爆款与成立时点欠佳、公司在权益类产品领域知名度欠缺、公司长期重债轻股等多重因素有关。

固收类基金受宠权益类产品遇冷

债券明星频频登场带货分身乏术

Wind资讯显示,中信保诚基金成立迄今已有15个年头,但是近年来发展却遭遇瓶颈,而这一点直观地体现在了公司的公募产品规模上。2018年2、3季度,该公司的规模破天荒地突破了千亿元大关,但是从当年四季度至今,中信保诚的规模已经连续八个季度维持在千亿元之下徘徊,这其中的原因何在呢?

记者了解到,之前几年公募固收类产品依靠委外资金实现了弯道超车,但是如今时过境迁、委外高潮褪去留下一堆壳基金,而此前尝到了发展甜头的基金公司谋求华丽转身并非一朝一夕之功。

种种迹象显示,中信保诚基金很有可能就是这类公司之一。通过对公司股债两大类产品的规模变化分析,记者发现该公司明显存在债强股弱的情况:在2018年权益市场低迷的背景下,公司固收类产品规模猛增;而近2年间,A股市场的投资热点层出不穷,但是公司的权益类产品发力不足,从而只能沦为爆款盛宴的看客。

对比来看,在迄今中信保诚今年所新发的9只产品中,权益类产品也只有1只,其募集总份额只有11.05亿,这一成绩离通常行业所公认的 50亿门槛相距甚远;而年内募集情况最好的是中长期纯债基金中信保诚嘉鸿,它 的规模已经达到74.97亿元。

更为夸张的是,作为固收类的基金产品,该基金募集发行时的拟任基金经理为两位,其中资历较深的吴胤希目前在管的产品约为10只,而该基金在10月22日发布公告称吴胤希离职,由另一位基金经理邢恭海单独管理。屈指算来,从产品成立迄今尚不到4个月的时间,或许当初因追随吴胤希而认购该基金的投资者会懊恼不已。

值得注意的是,与今年业内王宗合、萧楠、周应波等权益类明星频频首发新品相反,中信保诚实际上主打的爆款基金经理似乎就是固收阵营中的吴胤希。根据记者利用Wind的不完全统计,自2019年以来,由吴胤希挂帅的公司固收新品包括了嘉裕五年定开、景裕中短债等大约6只,但是也未有一只产品突破百亿大关。

有趣的是,或许也是考虑到吴实在太过于忙碌或无暇兼顾多只产品,目前任职尚不满百天的邢恭海迅速出任了多只债基的基金经理,只是这样匆忙上阵不知道投资者是否买账。

权益类基金经理资历两极分化

爆款时代中信保诚暂无人擎旗

从固收产品回到主动权益阵营,《红周刊》记者发现,中信保诚基金派出郑伟来竞争年度爆款或许也有不得已的苦衷。根据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公司管理主动权益类产品的基金经理具体包括郑伟、王睿、提云涛等十几人。

但是其中浮现出来的问题却折射出中信保诚时下的尴尬。

一方面,上述基金经理中的部分人岗位经验严重缺乏,例如目前管理着信诚深度价值和信诚四季红的夏明月,她的累计任职时间仅仅大约1年半;而这还不是任职时间最短的一位,目前独立管理着信诚多策略的江峰任职时间仅仅约为213天,同时该基金的最新规模仅为0.95亿元,作为三季度末规模已经不到1亿元的袖珍基金,中信保诚是否有些冒险了呢?

另一方面,记者也注意到,公司的权益类基金经理中确实存在着经验丰富的老将,除去任职已满7年的郑伟外,老将闾志刚目前的从业时间已经达到10年零279天,但是无论从在管产品规模、最佳任职回报、年内业绩回报等多项硬指标来分析,他的最新成绩显得颇为寒酸。

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他目前在管的产品仅有两只,同时三季度末的最新规模仅仅约为4.40亿元,迄今10年戎马生涯的最佳基金回报仅为72.40%。进一步从两只产品今年以来的业绩回报看,记者发现它们均在40%一线,排名位列同类产品的中游。

从目前录得最佳任职回报的信诚幸福消费来看,记者发现基金经理选股能力欠佳或许是导致业绩平庸的症结所在。从基金三季报来看,记者发现十大重仓股中甚至没有一只年内涨幅翻番,同时完美世界、华泰证券、中国平安和华帝股份开年迄今在二级市场依然体现为下跌。在标的股表现不甚给力的前提下,基金年内尚能维持中等的回报与排名,这背后也体现了基金经理丰富的投资底蕴。具体说来,闾志刚的平均化持股思路在十大重仓中彰显无疑:当季第一大重仓股完美世界的持仓占比约为4.85%,而第十大重仓股华帝股份的持仓占比为3.60%,两股相差无几。

在新秀和老将均有明显短板的背景下,公司将郑伟推上爆款比武台或许也是现有条件下的最佳选择,毕竟郑伟的经验和业绩相对处于团队中的领先地位。但是,从他所管理的两只产品的重仓来看,以三季报而论,记者发现呈现出的是两幅完全不同的画卷:信诚鼎利基本是以“大消费 医疗”为主的风格,而信诚中小盘则几乎是清一色的科技股,考虑到两只产品实际都是由郑伟一人所管理,因此这种近乎全市场热门覆盖的背后,郑伟投资风格不鲜明的隐忧也浮现出来,而这或许也是最终新品未能顺利跻身爆款的一大主因。

格上财富基金分析师张婷指出:“有些基金公司权益类产品业绩不错,但没有产生爆款,大概率就是基金经理从业年限较短,或者基金业绩没有十分突出,再或者公司的品牌效应相对较弱。但从公募目前的情况来看,优质产品仍然具备稀缺性,只要长期业绩持续优秀,资金仍然会对其青睐有加。”

权益类产品年内表现两极分化

迷你基金舵手股债皆空仓

从产品角度看,这种分化同样存在于公司权益类产品年内的净值表现中:截至11月12日收盘,年内业绩最好的产品业绩增长接近九成;但年内表现最差的则是信诚至利A,迄今该基金年内的净值增长率仅为-0.03%。

根据三季报,信诚至利A的股票仓位和债券仓位皆为零。而该基金三季度末的规模仅仅只有2.6万元,在基金规模极度迷你的情况下,基金经理直接选择“无为而治”的方式,无奈应对愈演愈烈的规模危机。

在三季报中,基金经理只对A股市场进行了分析判断,并没有对自身的运作进行解释。 根据季报中的预警说明,自2019年11月26日起至2020年9月30日,基金净值低于5000万和份额持有人不满200人的情况已经持续六十个工作日以上。

《红周刊》记者发现,早在2018年三季度末,该基金的规模就缩水至清盘线以下;进入2019年以后,该基金就开始采取股票仓位为零的策略,直接错失了去年以来A股市场上涨的行情,从而也无法利用业绩的示范效应吸引资金追捧。

天天基金网显示,该基金的基金经理为女将王颖,这种业绩低迷也存在于她所管理的其他基金产品上。以她新接手的信诚新锐回报为例,截至11月12日收盘,自她今年1月8日加入管理以来,基金的净值增长率只有10.22%。新锐回报虽然没有规模危机,但是该基金权益类投资比例依旧不高,三季度末股票投资市值为1.49亿元,占基金总资产比例仅为18.93%。截至最新收盘,该基金两类份额年内回报均为负值。

从基金逐季重仓股来看,基金经理也存在一定的择时失误:自一季度开始就将银行、券商等金融股作为主攻板块,前十大重仓股中金融股的数量达到6只,但彼时二级市场风口并非大金融板块。再从基金三季报看,基金重仓金融股的数量减至4只,同时新重仓华海医药等医药股,但是医药股的热度似已冷却。

微博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