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详细
中基协出手 这些机构"栽了"
中国基金网 时间: 2021-01-06 06:59:56 来源:中国基金报记者若晖

[中国基金网6日讯]

岁末年初,监管层对基金销售机构的从严监管态势仍在持续。

近日,基金业协会对一批基金销售机构做出了暂停私募基金募集业务的决定,成都万华源基金销售有限责任公司、深圳盈信基金销售有限公司等机构名列其中。

与此同时,从去年起,不少基金公司陆续宣布终止与违规或暴露风险、存量规模较小的第三方销售机构的合作。此前发布的《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销售机构监督管理办法》对第三方销售机构也有保有量要求,这也推动基金公司加速清理的“脚步”。

多家第三方基金销售机构接监管罚单

在被当地证监局出具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之后,多家基金销售公司陆续接到来自基金业协会的罚单。

近期,基金业协会网站披露了《关于暂停成都万华源基金销售有限责任公司私募基金募集业务的决定》,《决定》中称,近日,协会收到四川证监局司出具的《关于对成都万华源基金销售有限责任公司采取暂停证券投资基金销售业务行政监管措施的决定》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暂停办理证券投资基金销售业务12个月。

根据《决定》,基金业协会认为成都万华源基金销售公司在内部控制、人员管理等方面存在风险,不符合开展私募基金募集业务要求,决定暂停其私募基金募集业务。

不到半个月前,深圳盈信基金销售有限公司也接到了基金业协会的罚单,基金业协会认为,深圳盈信基金销售公司同样在内部控制、风险管理等方面存在风险,不符合开展私募基金募集业务要求,基金业协会决定暂停其私募基金募集业务。深圳盈信基金同时收到了深圳证监局责令暂停办理基金销售业务措施的决定。

深圳秋实惠智基金销售有限公司是近期另外一家被暂停私募基金募集业务的第三方基金销售机构,监管认为,该公司在内部控制、风险管理等方面亦存在合规风险。

部分机构此前已暴露合规风险

事实上,在被监管勒令暂停基金销售业务之前,部分第三方基金销售公司就已暴露出合规问题。

此前,先锋系旗下深圳鑫汇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失联,深圳证监局在核查中发现,鑫汇元在私募基金募集与管理过程中涉嫌刑事犯罪,深圳证监局也对鑫汇元的代销机构深圳盈信基金销售有限公司相关违规行为采取责令暂停办理基金销售业务的行政监管措施。

去年12月1日,上海证监局向上海久富财富基金销售有限公司下发《暂停办理基金销售业务事先告知书送达公告》。而就在6天前,久富财富的战略合作伙伴——民创集团,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区分局立案侦查。

民创集团与久富财富此前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在民创集团此前的官网介绍上,久富财富被称做其战略合作伙伴。

天眼查信息显示,民创集团实际控制人周治,曾担任武汉市川归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股东,也曾是久富投资控股的高管,直到2018年11月,武汉市川归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才从周治变更为刘昌瑞。

基金公司终止

与部分第三方销售机构合作

近期一些基金公司陆续宣布终止和部分第三方销售机构合作。

1月5日,英大基金公告,为维护投资者的利益,公司决定自2021年1月5日起终止深圳盈信基金销售有限公司办理公司旗下基金的相关销售业务。事实上,自去年12月起,陆续终止与深圳盈信基金销售公司合作的基金公司就达18家之多。

而早在去年年中,南方基金就宣布,成都万华源终止代理销售公司旗下包括南方日添益货币基金在内的7只基金。

银河基金、国联安基金、天弘基金、长盛基金等公司也陆续发布类似的暂停或终止某些第三方基金代销基金合作,涉及的第三方机构包括浙江金观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泰诚财富基金销售(大连)有限公司不等,这似乎正成为基金行业的“常态”。

据了解,基金公司之所以采取此类举措,基金销售保有量低、有监管处罚等是主要原因。

“一些第三方销售机构没有什么保有量,继续维持合作也会给公司后台增加运营压力。”北京一家基金公司电商部人士说,“例如,双方日常后台的数据交互上,基金公司每个交易日要将行情文件发送给第三方销售机构,收盘之后,即便当日是空数据,也要等第三方销售机构发回当日的申购赎回数据进行确认,加上有些规模很小的第三方销售机构自身的后台团队工作效率较低,经常需要等待到很晚,维持这样的合作对基金公司而言没有任何意义,所以就不再继续合作。”

“新近发布的《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销售机构监督管理办法》针对基金第三方销售机构也提出了退出机制相关规定,一些本身非货币基金存量较小的销售机构,未来也会面临吊销牌照的压力。对于基金公司而言,提前终止合作,也可以对存量客户提早进行安排。若基金销售机构自身体量还行,仅与我们公司合作有限,这样双方在业务上也没有太多的契合度,也是终止的一个重要原因。”上述人士称。

“近期终止与部分第三方基金销售机构合作主要出于以下两方面考虑,一是部分机构受到了监管处罚,而合规是当时双方签订合作协议的前提条件,因此终止了合作;二是作为次新基金公司,公司在成立之初签了较多的代销机构,仅第三方销售机构就有30多家,但很多机构一直难有销量,考虑到维持合作,每年也有后台成本支出,从去年底开始就陆续终止了与部分机构合作。”上海一家基金公司电商部人士表示。

上海另一家基金公司的市场部人士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对于我们这类中小基金公司而言,日常维护第三方销售机构的成本并不低,但有的销售机构大部分时候保有量都为零,很多也只有不到十万的保有量。而基金公司每天还要去进行数据复核,定期核对业务数据,产生维护成本,这样的合作对基金公司而言性价比很低。”

微博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