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详细
新基一年沉浮录:敬畏于心与境界升华
中国基金网 时间: 2016-06-06 06:20:39 来源:中国基金网

[中国基金网6日讯]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又是一年6月,上证指数已从去年5000点高位一路滑落至当下3000点下方,而沪市日均成交量也从昔日的“万亿级”,日渐萎缩至目前的“千亿级”。

  在经历过去一年的检验与洗礼后,一批去年上半年成立的新基金管理人也在沉浮中慢慢成长——他们的心态经历了从贪婪到敬畏,操盘行为从偏执到“圆滑”,投资境界也从“小因果”升华至“大格局”。

  “在上涨600点后,股票已被高估,人们会觉得还会涨得更高;而当大跌600点后,股票普遍被低估,人们反而感觉股市还会跌得更低……”上周,某知名私募援引彼得林奇《战胜华尔街》中的一句话告诫投资人应具备“大局观”。

  知易而行难,唯有亲身经历从疯狂到恐慌,才能深刻领悟投资的真谛。时隔一年,通过对去年新发基金及管理人的再追踪,上证报发现,即便当时最保守的基金管理人,也未能在随后的市场调整中幸免,但深刻反省却是一笔弥足珍贵的财富。

  市场心态:从“贪婪”到“敬畏”

  在连续数周的“地量”煎熬后,上周终于迎来一波酣畅淋漓的大涨。其中,上证指数4.17%的周涨幅,更是创造了近两个半月的新高。市场热情空前高涨,不少基金顺势提高了仓位,但私募管理人老陈却再次萌生“撤退”之心。

  在经历了去年的宽幅震荡后,对“回撤”极度在意的老陈有了更多敬畏之心。在他今年的投资策略下,于抵抗式下跌的趋势中,“逐次抵抗”战法的精髓是精选目标,预设埋伏,突然反击,然后获利撤退。

  准确地说,老陈并不算市场的“新人”,但在去年上半年火爆的行情面前,他还是抵不住市场的诱惑,顺势发了多只产品。在去年5、6月间“欲跌还涨”的每日波动下,尽管略感高处不胜寒,但他还是逢跌买进不少筹码。

  “疾如风,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去年6月上旬,数次冲击5000点关隘的巨震,老陈并没有乱了阵脚,反而在几次盘中的“深V”中“进了货”。在他看来,大跌之中要敢于买,急涨之下勇于卖。

  老陈慌乱中建仓的行为,只是去年6月新发基金的一个缩影。数据显示,当时市场有127只新基金处于发行窗口,近1月成立的新基金则超过了200只,合计规模逾4000亿。

  面对5000点关口的巨幅震荡,对后市保持乐观的并不止私募,还有为数不少的公募基金。一位公募研究员曾发文称,市场大幅下跌的本质原因,是快速上涨后的指数自身调整,这正为布局后续优质标的提供了时间窗口。

  “有人星夜赶科场,有人辞官归故里。”用这句话来形容去年股市大幅震荡后基金管理人的心态再恰当不过。面对暴跌改变的牛市轨迹,甚至同属一家基金的新老基金管理人却秉持看似矛盾的两种心态——老基金笃定待涨,新基金盼跌建仓。

  时隔一年,在5000点喊出“不动如山”的一位基金管理人不得不吞下净值回撤、资金赎回、高管分离的恶果。漫漫熊途,这家基金去年上半年新发的两只产品,净值回撤仍在三四成。

  谈及过去多年的涨涨跌跌,一位公募基金的“元老”反思称,“牛市”不是喊出来的,在2007年高位超募的基金,多少年后很多基金经理都在为其买单,而实际上,面对市场一片大好的豪情万丈语境,敢于急流勇退的人并不多。

  操盘行为:从“偏执”到“圆滑”

  市场是最好的老师。过去几年,是成长股的大牛市,不少个股上涨幅度远超大盘,极少数三年上涨数十倍,这让不少成长派的基金经理,坚信“买入即坚定持有”的策略。这一策略看似偏执,但押对了,却能获得最大的回报。

  “只要上涨趋势还在,就要一路做多,直到出现大周期见顶信号为止。此时,我们应该把更多精力花在牛股的挖掘上,而不是纠结大盘的短期波动上。”一年前,煜融投资董事长吴国平曾写下《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檄文。

  谈及仓位操作,吴国平透露称,5000点上方依然保持较重的仓位。一方面是因为大盘的短期波动很难准确把握的,纠结短期波动反而放不开手脚操作;另一方面,就算是中途剧烈动荡,随后仍有不少个股几天内就收回跌幅并创新高。

  相比吴国平的坚定看好,大君智萌投资董事长凯恩斯则在老产品持股不动的前提下,对新产品的建仓节奏保持几份谨慎。“5000点关口的巨震并不意外,但我们重仓的成长股一股未减。”凯恩斯称,上升趋势不变耐心持股是最佳策略。

  “我们并不热衷短线操作,一些十分看好的公司,我们会坚定持有数年,只有待市场极度疯狂、股价严重高估时,才考虑卖出。”一位笃信成长股的私募董事长当时称,因为资金有限,他们只能重点攻击最熟悉的行业和公司。

  让董事长最看好的是一家擅长讲故事的成长股,因为坚定看好,他管理的几只产品几乎都重仓持有,即便是市场面临系统性风险,他仍坚信这家公司所讲的“故事”终能实现,尽管也经历了几度迟疑,但最终他还是没有舍得减仓。

  遗憾的是,这只股票并没有达到他心目中的高位时,就先于指数开启了长达一年的漫漫熊途,期间最大跌幅超六成。受其拖累,这家私募去年上半年新发的两只产品,最大净值回撤超五成。

  与老基金不忍砍仓“待涨”的忐忑心态不同,去年6月前后的剧烈调整,对于那些刚刚完成募集、尚未来得及建仓的新基金而言,这次单边牛市中的剧烈回调,恰是一个不错的“建仓时机”。

  从业十年以上王壮(化名),算是非常保守的一位基金经理。在去年5·28前的一次专访中,他就预言市场或将深调,并预计6、7月间,市场可能会迎来比较大的震荡。不过,他却认同“短期回调不改牛市基调”的逻辑。

  “这一轮牛市与历史上的1996年至2001年行情非常相似,只有当经济确定回升后,牛市的基础才会动摇,而今年年内基本看不到。”王壮称。正因为对牛市逻辑的笃定,他还是“买早了”,目前其净值仍比去年回撤约2成。

  另一位去年6月发行新基金的基金经理也未能躲过市场的大跌。“大家都觉得创业板有点贵,但还是有很多资金想进去。”他认为,目前市场上并存两种心态——持有的不想卖,有钱的希望调下来,这意味着行情不会就此结束。

  “言由心生”,也决定了他日后的建仓方向:创业板。截至昨日,他去年成立的那只成长基金净值已跌去30%。“贵”的或许还能上涨,“贱”的可能还会更“贱”,每一位基金经理都对各自的选股逻辑都信心满满,但市场却有自己的逻辑。

  经历了去年惊心动魄后,私募管理人老陈也想对记者反思些什么——市场永远是对的,对它要保持敬畏,做个“滑头”,看多也罢,看空也罢,都不要太执着,就像打太极,盛极则衰。

  当前的存量博弈市也是老陈最熟悉的市场,其滑头策略是——“大跌大买,大涨减仓。”他认为,现在估值合理的并不多,满仓操作压力会比较大,要借鉴军事大师战场上的“逐次抵抗”的战法,在每一个卖压衰退的时点“反冲锋”。

  投资境界:从“小因果”到“大格局”

  “在上涨600点后,股票已被高估,人们会觉得还会涨得更高;而当大跌600点后,股票普遍被低估,人们反而感觉股市还会跌得更低……”和聚投资管理人分享了彼得·林奇《战胜华尔街》中的一句话,告诫投资人应具备“大格局”。

  作为历经数轮牛熊市的投资大师,彼得·林奇也时常会对短期市场感到忧虑和失望,而这时他都会努力让自己关注“更大的大局”,而这个“更大的大局”是从更长、更远的眼光来看股市。

  历史数据显示,在过去70年里,美国股市平均每年投资收益率为11%,而最好的“卖点”和“买点”,均出现在极度疯狂与极度恐慌时。从这个角度讲,其实股市大跌是好事,让我们有机会以很低的价格买入那些很优秀的公司股票。

  回看过去一年的A股,市场也完成了从“极度疯狂”到“极度恐慌”的切换,让浸淫其间的基金管理人,多多少少都受情绪影响而冲动买进或恐慌卖出,而股票的估值也随着市场的情绪上下波动。

  去年6月5日,在“估值”与“泡沫”的争论声中,上证指数年内上涨55.25%,而代表成长转型的中小板指、创业板指分别上涨114.57%和164.03%。此时上证指数、中小板、创业板的动态PE分别为21.36倍、101.54倍和203.19倍。

  5000点的估值高不高?当时某基金经理仍十分乐观地看好创业板。在他看来,自成立以来创业板的争议就特别大,针对创业板的观点任何时候都是有分歧的,而他的观点是,在牛市行情未结束之前,仍可坚定地持有。

  无独有偶,另一位公募基金的研究员也认同当时“互联网 +”的估值。在他看来,“互联网+”股票所享受的高估值,不能以传统公司的估值体系来衡量,但他却无法回避这样一个事实——当时创业板静态PE是203.19倍,不仅远超主板21.36倍PE,也超过当年纳斯达克的估值水平。

  时隔一年,当市场从5000点回落到目前的3000点,无论是以传统产业为代表的上证指数,还是以新兴产业为代表的创业板指的估值也都大打折扣,但市场的参与者却陷入了空前的迷茫中。

  5月下旬,记者跟踪的多家基金的量化择时指标发出“短期看多信号”。从情绪指标看,处于一个非常低的位置;从估值角度看,当前主要指数的估值大部分都在中位数以下,上证50指数和沪深300指数目前处于一个估值极低的位置。

  “尽管当前小盘股指数,如中证500 指数和创业板指数并未达到历史估值底部,并不能得出目前就是历史大底的结论,但熊市中仍有短期反弹的理由。”一位量化投资经理称,尽管中长期仍存不确定性,但短期看多胜算更大一些。

  一个星期后,A股市场终于迎来一波强反弹。与此同时,不少基金情绪高涨,纷纷加仓,而此前加仓抄底的老陈却开始“撤退”——一根阳线改变趋势,三根阳线改变信仰,在他看来,市场仍是超跌反弹,部分板块的估值依然偏高。

  面对久违的近百点长阳,泰达宏利的基金经理也持谨慎态度:上涨的催化剂一方面来自A股6月进入MSCI的概率升至70%,另一方面也因为近期海外资金连续大量流入A股市场,但市场的反转仍需外部增量资金的进场。

  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曾说过,判断资产价格的走势,应遵循“小因果”要服从“大趋势”的原则。然而,对于长期浸淫于市场中的“局中人”,能不畏浮云遮望眼,参透市场运行的“大格局”却又谈何容易?

微博 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