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详细
企业养老保险基金地区不平衡加剧 2018年启动中央调剂制度
中国基金网 时间: 2017-11-14 06:13:26 来源:危昱萍 中国证券报

[中国基金网14日讯]

2016年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参保人数达到3.79亿人,比上年增长2569万人,是近五年来最高增量。不过,企业单位参保人数量已进入低增速期,且地区之间差距扩大。考虑到实现养老保险全国统筹难以一步到位,2018年将启动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中央调剂制度。

近日,由人社部社保管理中心编制的《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出版。根据该报告,2016年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参保人数达到3.79亿人,比上年增长2569万人,是近五年来最高增量。

其中,1428万人的增量来自于机关事业单位,比上年增长63.8%;企业单位参保人数量已进入低增速期,增加712万人,增幅仅为2.9%,而过去五年平均增长4.5%。

自2009年起,企业缴费人数占参保人数的比例连续7年下滑至79.7%。截至2016年,企业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36970亿元,可支付17.2个月。不过,地区之间的差距扩大,广东累计结余占总累计结余近两成,而黑龙江养老金已穿底,“负债”232亿元。

十九大报告提出“尽快实现养老保险全国统筹”。考虑到全国统筹难以一步到位,2018年将启动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中央调剂制度。

受访专家指出,当务之急是统筹推进养老保险省级统筹、同省同待遇同费率,清理规范养老保险缴费政策,统一社保费征缴主体等配套改革,为全国统筹创造条件。

企业抚养比降至2.80

对比去年,今年的报告公布了全国及分地区企业养老保险抚养比情况。

抚养比用参保职工人数与领取养老保险待遇人数的比值来衡量。2016年,全国企业养老保险抚养比从2016年的2.88下降为2.80,也就是说每2.8个在职职工就要养1个退休职工。

广东、福建、北京的抚养比都大于5,其中广东高达9.25。而黑龙江、吉林、新疆兵团、内蒙古、辽宁、重庆、四川、甘肃、湖北这9个地区的抚养比还不到2,意味着2个在职职工还养不起1个退休职工。

其中黑龙江的抚养比全国最低,仅为1.30,且该地区2016年缴费人数较上一年减少了3万人至510万人。从已公布的数据来看,缴费人数降低的地区还有辽宁、甘肃、宁夏和新疆兵团。

抚养比差距大,地区之间的企业养老保险基金差距自然也大。从累计结余来看,2016年企业养老基金累计结余达36970亿元,比上年增长2855亿元,增幅为8.4%。

广东一省就以7258亿元的累计结余占总累计结余近两成。再加上北京、江苏、浙江、山东,5个沿海发达地区便占据了企业养老金累计结余的“半壁江山”,而去年五地所占比例为48.8%,这意味着企业养老保险基金的集聚度提高了。

2016年收不抵支的地区增至7个,分别为黑龙江、辽宁、河北、吉林、内蒙古、湖北、青海。其中黑龙江不仅当期收不抵支,且累计结余已穿底,“负债”232亿元。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表示,部分地区养老金当期缺口较大,再加上收不抵支地区数量增加,这说明企业养老金地区不平衡问题愈发严重,急需全国统筹。

各省的养老金支出不一样,因此将累计结余除以每月养老金总支出得到的可支付月数排序又有变化。

2016年,全国平均可支付月数为17.2个月,比上年下降0.5个月。可支付月数上涨的地区仅广东、北京、西藏、云南、安徽、福建、上海、新疆兵团8个地区。

黑龙江、青海、吉林、辽宁、河北、天津、山西、湖北、内蒙古、海南10个省区市和新疆兵团的可支付月数不足10月,较去年增加2个地区。

报告显示,2016年企业养老保险征缴收入增长5.9%,远低于2011年以来的年均增长率11.9%。董登新认为,全国可支付月数下降的原因之一是扩面受阻。以往通过扩面增加的征缴收入增速下滑,而支出又因人口老龄化程度加剧提高,一收一支之下,可支付月数减少。

上述数据表明,随着人口老龄化及流动性加剧,养老金的区域不平衡、部分地区收不抵支的问题日益凸显。因此,必须通过全国统筹来增强基金抗风险能力。

全国统筹仍需配套改革

人社部部长尹蔚民在《党的十九大报告辅导读本》中写道:实现养老保险全国统筹,是提高基金使用效率、均衡地区间和企业、个人负担,促进劳动力合理流动的重要举措。

要进一步巩固省级统筹,从建立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起步,通过转移支付和中央调剂基金在全国范围内进行补助和调剂,在此基础上尽快实现全国统筹,逐步形成中央与省级政府责任明晰、分级负责的基金管理体制。

为何全国统筹要从建立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起步?

《党的十九大报告学习辅导百问》(下称《辅导百问》)解释,这是考虑到全国统筹难以一步到位,因此选择2018年启动中央调剂制度。

《辅导百问》还透露了中央调剂的主要思路:按各省职工平均工资和在职应参保人数确定上解的基础,按各省退休人数和全国人均拨付额向省级统筹基金下拨中央调剂基金,适度均衡省际负担。

但是,《辅导百问》强调,中央调剂制度不是全国统筹的“终极版”,不宜长时间“过”而不“渡”。全国统筹也需要配套改革,包括统筹推进养老保险省级统筹、同省同待遇同费率,清理规范养老保险缴费政策,统一社保费征缴主体等。

上海财经大学教授郑春荣指出,中央调剂金的建立,面临省级统筹不彻底的麻烦。

早在1997年人社部就要求尽早实现养老金省级统筹,报道称全国31个地区和新疆兵团均已建立了省级统筹制度。但记者梳理地方政策发现,各地的省级统筹并未实现在全省范围内统一制度和政策,统一缴费规定,统一待遇计发办法,统一基金使用管理,统一业务规程,并统一编制和实施基金预算,仍有不少省份以省级调剂金为基础建立省级统筹。

郑春荣表示,企业养老保险基金费率不一将对企业投资产生逆向效应,企业倾向于去负担更轻的地方。比如家政、施工企业的员工实际在高费率地区工作,但参保在低费率地区,这样不利于劳动力合理流动、公平竞争。

在征缴主体上,郑春荣表示,目前全国划分为人社部门和税务部门两大阵营,具体管理方面二者存在交叉。但《社会保险法》对此并未有明确规定,只提出社会保险费实行统一征收,实施步骤和具体办法由国务院规定。

《辅导百问》指出,在稳步实施中央调剂金制度基础上,尽快明确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在国家层面统一养老保险社会统筹部分的缴费率,加强养老保险费用征缴的刚性约束,对养老保险基金实行全口径的全国统筹,最终实现国家统一预算、各省分账管理。

微博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