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详细
景泰利丰张英飚:“北水”是如何流入港股的
中国基金网 时间: 2017-12-07 10:10:44 来源:中国基金网

[中国基金网7日讯]编者按:2017年港股涨势喜人,2018年将如何表现?哪些板块可重点关注?投资者该采取何种投资策略?新浪财经特于年底推出“首席谈港股”系列采访,本文是第二篇,采访对象是景泰利丰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张英飚。

新浪财经讯 12月5日下午消息,2017年港股市场最热门的话题莫过于“北水南下”。据估算,“港股通”启动以来累计令逾6300亿港元资金流入香港,尽管与港股总市值相比算不上太多,但已成功推动了一波牛市,并让港股市场发生深刻改变。景泰利丰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张英飚接受新浪财经专访时表示,“北水”流入支持了港股价值的重新发现,让香港从天然存在折扣的“非主权市场”逐渐转变为“主权市场”。

张英飚认为,对于内地资金流入香港,2017年还只是一个“开始”,私募基金界大多尚在研究、试配阶段,并未真正投入大量资金。过去一年港股上涨带来的财富效应,未来进入的资金势必是一个“加大的数量级水平”。在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中,未来中国家庭应有30%资产海外配置。

他指出,过去香港的国外投资者对中国企业的了解不可能有像国内的投资者那么深,“企业一旦能成功是谁最先能知道?当然不是老外,肯定是他们周围的投资者。这就叫主权市场”。他指出,在过去一年中,许多过去估值被“打折”的股有相当大的涨幅,而被外资“看空”的股票则不一定下跌,这都显示香港在从“非主权市场”逐渐转变为“主权市场”。

在选择具体的企业上,张英飚指未来五年全球经济环境转好,中国的经济发展也必将好于过去五年,“应当寻找那些在中国占据了很好的市场地位、份额的企业”。他表示,龙头企业在差的环境中加速整合,渐渐取得了市场优势,到了经济出现拐点开始向好时候,这些企业就会迎来机遇。

景泰利丰认为,未来一年港股最主要的风险因素是美国因素。美国的加息步伐如果快预期,或是税改令美元迅速升值,资金回流到美国市场,香港市场就会出现资金流出。张英飚认为,在春季“两会”前港股、A股都是正面机会较大,并无大跌的预期。

景泰利丰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 张英飚

新浪财经:去年底您就在众多场合表示看好港股牛市,今年至今恒指已经一度突破三万点大关,您认为明年还有继续上涨的空间吗?

张英飚:在去年底深港通开通的前后我在不少场合都明确表示,港股即将迎来“大级别的上涨行情”,当时我也已经判断,恒指会创出历史新高。我们今年持续发的新产品,也都维持沪港深三个市场投资的策略,比如在今年7月发行和银河证券合作的一只基金时,港股这一波牛市已经很清晰了,在银河证券之后,我们也即将发行一只和中信银行合作的产品,今年我们的产品平均回报达到40%,其中在香港市场的回报超过50%。我相信在恒指上涨了超过20%的情况下,今年不少机构都在港股市场上得到了很好的回报,这形成了一个正的财富效应。

这也是国内私募基金界的一个大趋势,在2017年绝大部分私募的产品都搭配了港股通的渠道,过去很多都没有,但现在的产品如果不包括港股渠道的产品可能在排名中都到最后去了。这不单是新产品,原有的私募产品也基本都修改契约,可以打开投资港股了。不过虽然如此,其中很多产品还没有真正开始大规模投资港股。从大方向来看,中国家庭资产的海外配置比例依然很低,未来随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理论上30%家庭资产会配置在境外。

从今年初到现在,我们也一直继续看好港股,目前恒指已经到了高位,但还并没有创下真正的新高。当然牛市到了30000点高位出现一个整理,关口前有一点调整是政策的,但我们判断:牛市还在一个开始阶段。当然未来有一些不确定因素,包括美国加息明年的步伐可能会更快,税改通过后可能带来美元走强的预期等,所以港股在今年涨了一轮之后调整是正常的。

大方向上,全球金融危机到现在已经过去9年了,可以说是全球经济苦苦挣扎了九年,现在除了美国已经复苏外,比较可喜的是欧洲的制造业、消费也开始显示出明显的复苏,2017年是全球经济好转的一年。中国同样是过去五年都在去库存、去杠杆,增长并不多,未来上升的机会大于下跌的机会。总之,未来几年我们可以看到全球主要经济体复苏的概率大大增加。对于一直处于估值洼地的港股来说,向下的概率更是比向上的概率小得多。

新浪财经:这么说,您认为这些内地资金的流入,是推动港股上涨最主要的因素吗?最近有不少估算明年资金流入港股的,有的说7、8000亿(人民币),有的说一万亿,您估算大概会有多少?

张英飚:其实计算这个总的资金流入意义并不大。比如光是私募基金这一块就是很灵活的,现在国内投资证券的私募基金总规模超过2万亿(人民币),如果30%的资金配置港股,那就有6000亿进来,比如银行和私募发的产品就在契约中有限制,投资港股不能超过30%,但很多私募并没有限制。如果港股行情好,理论上很多都可以把大部分资金投到港股上。

2017年还只是一个开始,这一年很多银行、保险公司都设立了投资港股的专项资管计划,加大投资港股的力度,内地的对冲基金界也开始布局香港,这说明了港股对于国内投资者的吸引力。2017年只是港股产品吸引眼球的第一步,今年我们的很多国内高净值投资者都尝到了甜头,当然这些产品主要是私人银行客户,也就是高净值人群,投资门槛是100万人民币,客户资产一般要达到500万人民币。资金不多的投资者买公募QDII产品,也有30%左右的回报,但你投资国内只有10%,显然出现了很大差异。

其实来港的内地资金绝对不是一个线性的流入,现在对冲基金都是在摸索,先研究一下的阶段,比如模拟一段时间,拿10%资金做试配,这一个过程一般都要半年到一年的时间,像我们这样真正投入港股的还是少数。现在“试水”成功了,产品也都打开了港股渠道,可以说子弹已经上膛了,未来的力度肯定是越来越大,一定是一个加大的数量级水平。

而且,2018年美元是一个反弹向上的趋势,人民币对美元存在贬值的压力始,也是推动国内高净值人群希望配置港股产品的一大因素。我们判断今年12月底后人民币的反弹接近结束,明年初开始美元指数会明显上涨,人民币再次出现贬值的压力,国内的高净值人群也就会加大对港股相关产品的配置。

北水南下,最重要的是改变了港股离岸市场过去作为“非主权市场”的性质,非主权市场的特征就是“打折”,港股我们知道一直是打折的。但是作为中国资本出还的第一站,中国鼓励主要的中资机构到香港发展,也有越来越多像我们这样的国内私募对冲基金公司来到香港,把国内的资金引过来。今年这部分资金相对港股市场存量并不很大,为什么产生那么大的效应呢?因为这些钱不是平均分配的,而是集中投入在一些有机会的股票上,其中有很多细微变化,我们在第一线能感觉到这种变化,从非主权市场到主权市场是一步一步来的,一件件事情来的。

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香港作为大陆资本出海第一站我非常看好,我认为暂时上海等地没有办法代替香港,香港是已经存在很久的,现成的国际市场,这个位置是非常值得重视的。说伦敦、上海跟香港竞争都是不现实的,香港地位非常好。

新浪财经:您说到内地基金来到香港并不是“平均分配”,而是选择性投入部分有机会的股票,你们对于港股具体是怎样有选择地投资的呢?您比较看好哪些板块?

张英飚:首先是所谓“打折”的股票,就是估值明显过低的,或是A-H折让很大的。今年像地产板块的“打折股”涨幅很大,保险、银行等股票都上涨很厉害。

“主权市场”的特征逐渐出现了,汽车板块是一个特别明显的例子。比如今年初汽车的整体销售数据并不好,4月很多外资行都出了汽车股看空报告,要是在以前早就全线股价都大跌,几个月都未必起得来,但是今年就不是这样。我们看到自主品牌车的股价很稳,都没怎么跌。这是因为作为内地投资者,都知道自主品牌汽车今年增长其实很好,他们吃掉了进口车的份额,这一次在港股就表现出来了,自主品牌的股价跌一点点就有资金抄底。

以前在香港市场,汽车股给给6倍,8倍估值就差不多了,给的估值非常低,现在对中国的自主品牌股票可以给到18倍的估值。以前外资投资者觉得,你一个中国的汽车厂商,不可能比宝马的估值高吧?只有对公司的发展、未来策略更了解的内地投资者,才知道这些自主品牌早就不是低端制造业了,未来是有机会成为国际一流的厂商,这些都是外资机构不知道的。

国外投资者对企业的战略、布局等的了解不可能有像国内的投资者那么深。杭州投资者对他们当地汽车股的理解,比我们在深圳都深。当然不是所有公司最终都能成功,但一旦能成功是谁最先能知道?当然不是老外,肯定是他们周围的投资者。这就叫主权市场。

以前香港80%都是大型外资基金,他们对于股票一沽就跌,现在中资有钱了,离岸外资都不敢随便沽了。

另一个例子是保险业,中资最有竞争力的大型保险公司,跟外资保险公司有什么区别呢?最大区别是他们生命周期不一样——现在保险在中国还只是刚刚开始没多久,拥有全球最大量中产阶级的中国,未来拥有全球最大的保险公司是必然的。所以我觉得我们的保险公司还是被低估的,目前港股来看也还是有不少折扣。

其实很多行业中都有这种公司,你想想利润有双位数增长的公司,如果跟A股还存在折扣,这些折扣最终肯定都会消失,利润连续高增长股价还“打折”,这明显是不合理的!

新浪财经:经过一年的上涨,不少“打折”可能已经消失了,您觉得未来在港股市场上还有什么好的投资策略呢?

张英飚:除了打折之外,港股市场有一些标的是A股根本没有的,比如苹果产业链里面一系列企业 ,A股根本没有,比如澳门的赌业股,也是A股没有的,这些也是大家追捧的。

其实不仅仅是“打折”,现在我们中国企业有内地、香港、美国这三个主要市场,投资到好企业的机会肯定是更多了,一家公司在不同市场中得到的认知和他们的定价存在差异,对冲基金公司就是去寻找这些差异之中的机会,或者说在港股就是寻找其中的定价错误的地方。

有些公司的估值方法,香港市场上总觉得“应该的”,多年习惯了,其实是不应该的。比如我们拥有全球前两名的汽车玻璃企业,过去在外资眼里,一家中国玻璃厂给你10倍估值就差不多了,还是看在派息高的份上。但其实这是我们制造业中最顶尖的公司,未来很可能是全球第一的,这定价完全是错的,所以港股的机会在于一些在香港很多人都认为是应当低估值的公司,当年其实他们已经是世界级公司了。

这就是机会,现在大的龙头都没有机会了,外资已经越来越认可,但还有很多细分行业、外资不了解的企业,给的价格还是很低。我们中资机构的优势就在这里。其中还包括一些消费品公司,比如香港某家龙头珠宝商在金价高位时候上市,之后随着金价下跌、消费增长也弱,股价一直比较低。但其实这些企业在国内可能已经是第一线的品牌了,虽然增长一般,但是在中国市场中已经占据了很好的位置,外资还没有看到这些公司在国内的地位。

新浪财经:所以对于投资者来说,应当怎么样去寻找这些拥有优势地位企业的股票呢?

张英飚:应当寻找那些在中国占据了很好的市场地位、份额的企业。比如消费品过去几年虽然增长不行,但是在差的环境中企业整合更加快,龙头企业在这几年中取得了很大的市场份额,到了市场出现拐点,经济开始向好时候,他们就会迎来难得的机会。

很多企业,比如说方便面的龙头企业,虽然自身存在一些问题,但市场地位还是非常有利,还有刚刚说的珠宝行业龙头,当然我们讲究资金回报率,还是要等行业的拐点到来的。我们的判断是中国这一任政府换届后,未来五年的成长会比过去五年高,经济的稳定性,企业利润生存的质量都明显会更好。龙头企业在下一个五年会赢得更大的利润,把对手打倒。

还有一些企业在香港市场上存在流动性的“打折”,就是由于交易不方便,他们市值虽然很大,但是日交易量非常少,这种也存在明显的折扣。但是要注意我们指的肯定不是股价波动很大的那种小公司,市值10亿美金以下的那些,肯定不能碰。

当然港股的定价也不是说都是错的,也有很多是港股对的,A股是错的,比如中石油这种股票,港股的定价就是对的。总的来说,强周期的股票在香港市场定价更加准确一些,比如大宗商品像石油、钢铁、铜,这些体现经济周期的股票,中国机构并不会比外资多知道什么信息,就不存在定价权之争。

新浪财经:未来一年您对港股总体看好,那么这一年中港股市场是否存在什么风险因素?

张英飚:最主要的是美国因素,美国如果加息太快,资金回流到美国市场,香港市场就会出现资金流出。当然如果流出、流进的资金能够平衡也没关系,就怕美国加息的步伐超过预期。总体而言在今年春季“两会”前,我认为香港市场A股都是正面机会较大,目前来看都不悲观,还没有大跌的预期。当然市场会出现一些正常调整,幅度在10%左右我认为都是正常的。

有些人认为美国市场跌可能对香港造成风险,我反而认为不要去想象美国市场会暴跌,他们其实比我们还要稳得多。美国的股市是以上市公司的利润作为基础的,今年的上市公司利润就非常可观,再加上减税预期,未来利润会进一步上升。我觉得对于美国股市的担忧反而可以去掉,但是要想想如果美国市场特别好,吸走香港市场资金反而会让香港市场回调,我觉得这个可能性更大。

我们前面说港股会创出历史新高,一般经验来说创下“新高”后会继续涨,不太可能停止在跟过去持平的位置。我们基金业其实更希望市场是一个平稳的环境,而不是大起大落,最终还是要靠好公司挣钱。

新浪财经:作为中国代表性的大型私募基金,景泰利丰在香港一级市场也非常活跃,过去一年香港监管机构提出了不少市场改革,例如吸引新经济来港上市,也加强了对于细价股、壳股的监管,这方面的影响您如何评价?

张英飚:一级市场上我预计未来会有很多好的变化,最近几个科技股的上市已经形成一定的示范效应,未来会有更多新经济IPO的机会。我认为如果“新股通”能达成,两地新股市场能开放,那么将会更热闹。虽然现在大家都认为这个政策上有障碍,暂时停下来了,但我觉得这种事情只要开始了,最终都会成功,新股通最终是会通的,带给一级市场的机会也会更大。

内地投资者现在对于新股的老千股之类陷阱也越来越明白了。香港证监会的调查,某种程度上是由于中国证监会对内地投资者的保护。过去香港港这边由于散户比例太低,声音太小,对中小投资者保护这一条做的很不足,他们的损伤没有人去关心,所以存在老千股这些现象。

现在改善监管,香港也是迫于中国证监会协同监管的压力,毕竟中国内地投资者要来,香港监管机构就应该保护他们。这对于香港市场也是一个很好的改变,毕竟市场要做大,一定要吸引更多投资者来参与,才是好的市场。香港市场过去的生态是忽略小投资者,现在为了吸引“北水”,过去那些老千股的做法和玩家,对香港市场形象有很大负面影响,他们会慢慢被赶出市场。在这个意义上,“北水”也帮助改善了香港的市场。
(新浪财经彭琳  发自香港)

微博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