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详细
网贷市场调查:四大乱象并存 各地逐步清退
中国基金网 时间: 2019-05-11 08:23:52 来源:证券时报记者 左江 杨树

[中国基金网11日讯]

  零门槛,3分钟下款,千元日息低至5毛……这是很多网贷平台的广告宣传语。这种所谓只需一张身份证、一份电子合同、再加一点利息,不必投入人情成本的借款方式,确实很具有蛊惑性。随着今年央视3·15晚会对“714高炮平台”的曝光,大众对于网贷靓丽外表下的种种陷阱有了更多的了解。时隔近两个月后,证券时报记者调查发现,网贷乱象仍大量存在。

  乱象一:诱导借款

  隐瞒资费标准

  云南曲靖的孙女士,因生意周转去银行贷款但未办理成功。很快她接到自称是宜人贷业务员的电话。“宜人贷的客服跟我说,在他们平台贷款不像银行那样手续麻烦、时间长,利息也比银行高不了多少,具体可以自己上APP查看。”孙女士告诉证券时报记者。在对比宜人贷的便捷贷款和银行的繁冗手续后,急需用钱的她按照业务员的指导下载了宜人贷APP,登录平台后进行了试借,发现利息尚可承受,比如说一款公积金贷款模式,显示月费率仅为0.99%。

  之后在业务员的多个电话劝说下,孙女士在宜人贷贷款成功。“我告诉业务员,我只需要贷款几个月周转,但对方说那样还款压力大,建议贷款36期,每月还款压力小,等手头宽裕了想提前还也可以,提前还款不需要手续费”。

  4月2日,孙女士的银行卡收到宜人贷放款资金8.8万元。令她始料未及的是,当天下午打开宜人贷APP时,赫然发现自己的借款金额是11.4万余元,里面多出了信息服务费1万多,前期服务保证金1.6万元,每月还有分期服务保证金279.34元,总共需还15.7万余元。

  孙女士吓坏了。“当天下午我就联系客服,希望终止合同,8.8万元我全部还回去,并且愿意为自己的轻率下单承担一定的违约金,比如说1000元左右。但客服说现在如果想一次结清就得还11.98万元,信息咨询服务费、保障金等属于一次性提前收取,没办法退,客服说这些都是法律认可的收费。”孙女士向证券时报记者说。

  孙女士表示,宜人贷所谓的平台费、手续费,在业务员向其多次推销时完全没有提及,在APP上办理贷款时也没有发现,是隐形条款,致使其在整个借贷过程中均未发现这笔费用。此后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孙女士一直试图和对方客服协商提前归还本金和合理的违约费,但未有进展。“他们始终以需要上报等理由进行拖延,说退回本金一定要支付违约金,一天的逾期费用在786.55元”。

  乱象二:“砍头息”变相存在

  5月2日,协商未果的孙女士逾期了,“宜人贷开始爆我通信记录,给我的亲戚朋友打电话,说我骗贷。我借款第一天就明确告诉他们愿意马上归还本金,怎么就成了骗贷呢?”如今孙女士每天都生活在债务阴影之中,担心逾期还款上了征信系统。

  记者以孙女士朋友的身份与宜人贷客服进行了交流,客服表示,他们所收取的每一笔费用都会在APP平台上展示,不存在故意隐瞒,业务员是否有误导客户的言论则需要调查。客服还表示,经过测算得知,孙女士借款8.8万元,还款15.7379万元,分36期,综合年化利率仅为26.28%,并没有超出国家规定的范畴,是受法律保护的。关于孙女士的投诉已经知晓,公司将在调查清楚后进行处理。

  但记者通过某银行的专业贷款计算器测算,按8.8万本金、36期等额本息计算,其实际年化利率达到了42.65%,远超36%的民间借贷利率上限。

  据知情人透露,宜人贷给业务员的底薪较低,业务员收入大多靠放贷提成。在放贷过程中业务员为增加业绩,不排除诱导客户、隐瞒条款、违规放款的可能。

  某知情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透露,员工的提成收入需看客户资质,比较差的,提成在放款额的2.5%左右。

  那么,宜人贷这种贷款是否涉及到“砍头息”呢?有业内专家介绍,“砍头息”指的是借款者放贷时,以利息的名义先从本金里扣除的一部分钱。合同法有明确规定,利息不允许提前扣除,如果提前扣除了,扣除这部分的利息就不计算本金了,法院只保护实际提供的那部分本金,预先扣除的部分不计入本金,有商家为躲避法律制裁,往往会采用一些包装方法,把“砍头息”变种成比较复杂的收费方式。

  乱象三:维权难

  最近一个多月来,已经成功“上岸”的吴先生一直在维权。他想拿回自己已支付给“速秒钱包”高出年化利率36%部分的利息。“前前后后在这个平台贷款了10次左右,每次都搭售了30%左右的购物券,算下来有一万多块钱”。

  此时,速秒钱包已经下架,平台客服联系不上,吴先生选择在“聚投诉”上进行投诉,要求对方返还他多支付的10000多元利息。之后,速秒钱包工作人员联系了吴先生,表示公司规定无法退钱。

  近日,自称速秒钱包的工作人员再次联系吴先生,表示经过争取,决定补偿吴先生一台价值3000多元的净水器,前提是需要吴先生撤下投诉,并且将最后一笔贷款中的利息970元先还给平台。

  “他们当时慑于3·15晚会曝光的威力,只要了本金,现在风头过了,又来骗最后那次没收的利息了。听说不少人接到了这种电话,称只要还上最后一笔利息就送一个净水器,但净水器的信息并不透露,须还上利息才告诉。”吴先生说。

  吴先生坦言,面对维权非常被动,他不知道平台方是谁、在哪里,联系方式也没有,对方每次打过来的电话号码都不一样,只能被动地等待平台方与他协商,他能做的只有在网络上进行投诉。

  孙女士也表达了同样的苦恼。她曾报警求助,警察告诉她这属于民事纠纷,如果对方有恶意催收行为,警方可以介入处理。

  证券时报记者在天眼查上看到,宜人贷的经营主体恒业科技发展(北京)有限公司作为被告涉及多起借贷诉讼,结果是法院均驳回了原告方的诉讼请求。问题出在借款人提交申请时所签订的《宜人贷借款协议》及《宜人贷信息咨询与服务协议》,上述协议的第7条就法律适用及管辖均约定:“各方一致同意,如发生争议,不论争议金额大小,均提交北京仲裁委员会适用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项下的简易程序进行仲裁。”

  也就是说,如果借款人对协议有争议,发生纠纷只能提交平台指定的仲裁委员会仲裁,人民法院不会受理该案件。

  然而,很少有借款人注意到密密麻麻的协议中这一行至关重要的小字。

  小平台联系不上,大平台利用法律条款规避风险,这是不少借款人维权时面临的普遍困难。

  乱象四:借贷人逃债

  甚至恶意撸贷

  一步错,步步错。当陷入网贷困局之后,不少人只能以贷养贷,拆东墙补西墙,最终形成巨额债务无力偿还,有人最后逃债不还成为老赖。

  在网贷平台玖富万卡背负十多万债款的黄斌,为了还贷开始在不同的网贷平台借钱,拆东墙补西墙,最终不得已选择了逃债。“逾期后平台就用电话和短信轰炸我和家人、朋友,辱骂我家人,跟朋友说我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赌博什么的。现在一个朋友也没有了,和家里也已经闹掰,几年没回去了。”黄斌摇头诉苦。

  如今,已经逾期500多天的黄斌不敢再打开玖富万卡的APP。“以前的手机号扔了几个月了,几个月前看短信,还有15万多要还。”黄斌说。

  除了逃债大军,网贷平台对借款人审核条件较低、容易到账的特点,也催生了另外一个团体———“撸贷大军”,即借款人蓄意到各个网贷平台借款,却拒不还款。还有人专门网上非法购买、收集他人身份证等信息,用以在网贷平台借款。甚至有人专门教他人撸贷,记者以想要撸贷为名在微信加了名为“橙子金融”的撸贷人,他推荐记者撸“某房钱”和“某口袋”平台,并称等款下来了再多推荐几个。

  “在网上买身份证,加点小广告上的电话号码,比方租房的、维修的等等,有事没事打打电话咨询一下,产生真实的通信记录(俗称‘养号’)。不要用正常号去撸,否则轰炸通讯录的时候你会后悔死。”撸贷人介绍,通过打电话更容易在网贷平台得到贷款。

  值得一提的是,网贷平台的倒闭或清退,不等于债权关系灭失,借款人不要因此幻想恶意逃废债。逃废债的后果是不仅要承担逾期罚息,还会受到信用制裁。截至目前,北京市互金协会共计收到31家机构提交的逃废债名单,涉及12万以上恶意逃废债行为人。深圳市互金协会也多次公布逃废债名单。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曾表示,网贷行业即将全面纳入央行征信系统。

  各地逐步清理网贷市场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全国小额贷款公司达到8133家,眼下,对于不正规网贷平台的监管正加紧进行。今年年初,央行和银保监会联合下发《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要求“能退尽退,应关尽关”,对于不愿主动退出的机构,通过合规检查,严查其违法违规行为。

  深圳已启动大规模清退序幕。5月6日,深圳市互金整治办发布深圳市第一批自愿退出且声明网贷业务已结清的网贷机构名单,涉及71家平台。在此之前,吉林省已集中清退228家严重违法违规的小额贷款公司;河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取消了18家小贷公司的试点资格……未来在监管层的引导下,全国范围内的合理清退和有序退出可能会成为行业常态。

  值得警惕的是,多名已经成功“上岸”者向记者反映,最近每天都接到很多推广贷款的电话、短信,高炮平台大有卷土重来的迹象。

微博 微信